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合体》。

他們兩個,擁抱著,難以自已的親吻在了對方的臉上!

“轟!”

這一刻,他們兩個人情緒波動,自身的真氣,不受控制的流露了出來!

也就是這個時候,他們兩個體內的能量,勾動在了一起,發生了劇烈的波動!

下一刻,他們兩,才得以有钱送给上官,更上一步的。原以为事情过去了那么多年,大家一定都不记得那些事情了,可现在全数被翻了出来,如果他敢承认的话,那不要说是官身了,性命能保住都是极为困难的。

“不!不!这些事情不......

”白面郎中微笑道:“你不是怕的时候。可是他不说,也不能说

上次周大少尿裤子的场景还清楚地印在他自己的脑海里。

想起来周大少也觉得自己有些憋屈。

当时他也是因为觉得没人看见,万般惊恐之下,只能顺应身体的本能。没成想却被王晓雨撞见。

如果他们有幸能白头偕老,这大概率将成为他一辈子的黑历史。等他们以后老了日常吵架,都有很大可能被翻出来反复晾晒。

甚至等他们有了一窝孩子,他这个父亲还有可能接受到来自子女的鄙夷眼光。

一想到以后自己可能面对的悲惨遭遇,周大少肠子都快要悔青了。

所以这种黑历史,有了一次就够了。再来第二次,周大少怕自己会忍不住一头撞死。

更何况,现在大聪明就在他怀里。

他不能慌!

因为他一慌,大聪明必然也会慌。

所以他只好慢慢夹住了自己有些发软的双腿,好通过这种方式来控制自己有些发涨的膀胱。

只不过他在做这个动作的时候没发现大聪明的尾巴垂在了他的两腿之、间。他用的力气很大,也没有任何预兆。

“啊——”

大聪明叫声凄厉,仿佛是有兽医在为他做绝育手术一般。

这让原本就在心惊胆战中的周大少更是两腿一哆嗦,差点就控制不住自己尿了出来。

听见这声叫喊,少女又想起了一道同样令她难以忘怀的美味:“还有烤乳猪。我也超喜欢吃的。小州州你有心了。”

大聪明并不明白什么叫两脚羊,但是他听得懂什么叫烤乳猪。周大少以前没少用把他做成烤乳猪来欺负他。于是叫得越发凄厉,扒拉着这只小蹄子,一个劲往周大少怀里拱。

周大少则用双臂更用力的抱紧了大聪明。

一人一猪,像极了相依为命抱团取暖的兄弟俩。

少女自是看不见这一人一猪的兄弟情深,很快皱起了眉头自言自语:“小哥哥虽然没有明说,也从来没有阻止过我,但我知道,他其实不太喜欢我吃两脚羊。那我今天吃你送的两脚羊,会不会让他不高兴?”

周大少屏住了呼吸,不断祈祷着少女的心思往他希望的方向上偏移。

“哎呀,好烦呦。要不还是别吃了?”

少女甩甩头,两根麻花辫荡来荡去。

就在周大少以为自己能够逃出一劫的时候,少女又破罐子破摔一般说道:“不管了。我就要吃。小哥哥要是怪我的话,那都是小州州的问题。是你逼迫我吃的。要找也要找你的麻烦。”

眼看一出悲剧就要在自己眼前上演,王苏州再也不好站在旁边看戏,清了清嗓子,搬出针对眼前这个少女最管用的杀手锏:“他们是书店的人。老板让我带他们来这里见见你。”

这一句话有如惊天噩耗一般,让少女原本喜笑颜开的脸瞬间便垮了下来,嘟着嘴巴,闷闷不乐道:“什么啊。小哥哥的人吗?那就是不能吃喽。”

“你说呢?”

“不开心!”

少女心情烦躁之下,便扭动身体,让自己像个陀螺一样旋转起来。

看着少女没有再说坚持要吃掉自己的话,周大少知道自己这是捡回了一条小命,得以长长地吐了口气,然后专心安抚起吓得不轻的大聪明。

转了一会儿之后,少女似乎将心里的不快乐全都在旋转的过程中甩了出去,眨着一双吓人的大眼睛,眼巴巴地看着王苏州说道:“小州州你坏我心情。你要赔我。罚你赔我打游戏。”

王苏州上前一步,伸手在少女的脑门弹了一记,笑道:“就知道玩,老板让你守在这里是为了让你玩吗?”

“我知道啊。他让我在这里织个网,把前来登记的人通过网串起来。可我等了好几个月时间,一个来登记的都没有。书店的大家也都不来看我,不知道来找我玩。无聊死了。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游戏都要玩腻了。”

“老板还是惦记你的,这不是就让我带人来找你了。”

“真的吗?”少女嘿嘿傻笑着,“我就知道,小哥哥是不会忘了我的。”

她一高兴的时候,眼睛里的六只稍微小一点的瞳孔就会围绕着那两只大瞳孔转个不停。

王苏州虽然并非第一次见,但是内心里也始终排斥这样的特征。不过他也不愿意在少女面前露怯,不然以对方的玩心不知道又会整出什么幺蛾子。只好拿边上可怜的周大少和大聪明做了靶子,说道:“快把你的那几只眼睛收起来,都吓到客人了。”

“嗯?”少女有些难过,“我这个样子很吓人吗?可是小哥哥不这么说。他说我这个样子超可爱的。”

王苏州翻了个白眼,腹诽道:“你这说的不是废话吗?他又不是人,怎么会被你吓到?你要考虑一下我们这种小人物的感受好不好。”

然而他看着少女低垂着眼帘,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也不敢再说上什么不好听的话。

眼前这个少女可不比王苏州这个人见人嫌的,属于书店众人的开心果,要是让别人知道他又惹这个小开心果不高兴了,又是一堆麻烦。”

“是,福伯。”

侏儒開開心心的再次去看守門戶了。崔智也才看清侏儒在什么位置看守門戶,竟然躲在靠在一塊大石頭后面,高度比他高一點點,怪不得自己沒有看到對方。

福伯看了崔智主仆二人,道:“不好意思,兩位樂觀,朱三有沒有嚇到你們?”

“沒有,沒有,沒有。”崔智一連說了三個沒有,其實就是想要告訴對方,我有被嚇到。

朱三則是侏儒的名字,因為姓朱,家里排行老三,所以叫朱三。

福伯聽出對方的言外之意,不過就算他們被嚇到了,福伯也不會管他們。

“兩位是來談生意的?”

“不,我是來找李峰的,我姓崔。”崔智改口道。

原本笑容滿面的福伯,臉色瞬間變得陰沉,道:“就是你們砸了我家酒館?不賠償還要跟我們打官司的崔家的人?”

崔智道:“正是。”

“你們來此做什么?”福伯臉色不悅的問道。

“當然是為了官司的事情。”

“哼,都要打官司了,難道還有什么事情不成?”福伯冷哼道。

崔智笑道:“難道你們不要這官司不要打起來嗎?”

“這事不是我們能做主的,要打官司的人可是你們崔家。”

“誰說不能做主,只要我們兩家合作,這官司就打不起來,而且我調查過,我們兩家發生沖突是有人在搞鬼,這搞鬼之人就是隴西李氏。”崔智直接將話挑明了。

福伯面露疑惑,眉頭微蹙,一會兒后,問道:“你想我們怎么合作?”

“我們兩家合力釀造新酒。”

“不,不可能,我們不可能跟你們合作釀造新酒。”

崔智的話還沒有說完,福伯就直接拒絕了,開玩笑,這新酒可以給他們帶來無盡的財富,跟其他人合作,那不是將錢分給對方,傻子才會那么做。

崔智仿佛知道對方會拒絕,沒有著急,等到對方將話說完后,才開口說道:“老人家,不要那么緊張,我們合作有好處的,不是白白讓你們跟我合作。”

“屁好處,滾,都給我滾,我們不可能跟你合作的。”

“讓他們進來。”李峰的聲音從別院傳出來。

“少爺。”福伯不滿的對著別院吼道。

李峰再次說道:“福伯,讓他們進來,兩國交戰還不斬來使,既然崔家找上門來,我們又怎么能不見他們。

不然傳出去,還以為我們怕了他們崔家。福伯,你說我們會怕他們嗎?”

福伯嘆口氣,道:“跟我來。”

“多謝。”崔智還是非常有禮貌的道了一聲謝。

福伯直接給他來了一個熱臉貼冷屁股,自己率先走在前面,崔智主仆跟了上去,至于福伯的態度,崔智根本不在乎。

“少爺。”福伯見到李峰喊了一句。

李峰點了點頭,隨后看向崔智道:“不好意思,舍下簡陋,沒地方讓你們坐,不介意的話,就坐在地上吧,站著也行。”

崔智笑了笑道:“李峰少爺,這樣的下馬威是不是太俗了?”

“俗不俗的無所謂,管用就行。”

崔智頷首道:“的確如此,那么我們開門見山的聊一聊吧。”

李峰道:“愛說不說,我真不知道我們有什么好聊的?”

“有很多,比如我們之間的官司?”崔智好心提醒道。

“你們想打就打唄,我無所謂。”李峰聳聳肩道。

崔智盯著李峰一會兒,發現李峰鎮定自若的樣子,那是真的是無所謂。

本來還想用官司來要挾一下對方,卻發現一點鳥用都沒有。現在更是讓自己有些丟面子。

“李少爺……”

“跟人聊天之前,是不是應該自報家門?”李峰直接打斷了崔智的話,讓崔智很沒有面子。

“姓李的,你拽什么拽,我家少爺能親自來你府上,算是給足你面子了,竟然還敢這么跟我家少爺說話,信不信我崔家讓你寸步難行。”下人憤怒的說道。

李峰看著崔智道:“這就是你崔家的家教,主人說話的時候,下人也可以隨便插嘴。

還是說,你們根本就是看不起我?隨便一個下人都可以在我面前亂吠?”

崔智這才意識到李峰是一個難纏的家伙,到目前為止,主動權一直在李峰手上。

“李少爺,我代崔白跟你道歉。”崔智笑著說道,接著對著崔白,沉聲道:“你給我滾出去,別給我丟人現眼。”

“我……是。”看著崔智冰冷的眼神,崔白不敢再坑聲。灰溜溜的離開了別院。

“福伯,你也出去吧。”

“少爺。”

“沒事,你先出去吧。”

“好的。”

福伯也離開了。

李峰再次開口道:“說吧,將你真實的來意說出來,我不想聽廢話,我可是很忙的。”

崔智愣了一下,隨后笑道:“李少爺快人快語,爽快,我就直說了,我崔氏酒坊跟你李氏酒館合作,一同釀造新酒。”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合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主君

万古如青天

主君

我是王大龙

主君

黑红冰

主君

十月初

主君

明日复明日

主君

煌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