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情报》。

那俊俏后生低声说道:太老爷就差,我真不懂你为何要到那诸神

方臉修士王吉一聽麴義這樣說,臉色十分難看,道:“麴大師,你也沒有辦法么?”

“不是沒有辦法,我們可以嘗試從主線出發,一點一點修復符文星線,但這樣做,一旦后續出現問題,又要撤銷重做,這樣會花費大量的時間,相當于從新刻畫整個陣盤,這是一種笨辦法,也是我唯一能想到的辦法!”

主事人王老沉吟了一會兒,問道:“這樣做會花費多少時間?”

“少則一兩天,多則十天半月!”麴義道

“這么長時間,決計不行,我們等得,這船上的修士可等不得,現在都這個樣子了,要是耽誤了行程他們不把我赫連商盟給砸了!這份罪責我可擔當不起!”王老臉露苦色,為難的說道

“可當下實在是沒有別的辦法了!”麴義道:“除非有人找得出問題癥結,這樣就不用復刻修復了,花費的時間就短的多!”

王老又看了一眼方臉修士王吉,他黑著個臉,道:“也只有如此了!”

王老沉吟了一會兒,對著麴義彎腰行禮:“還請麻煩麴大師了,船上的人我去安撫,若能待的,好生伺候,若不能耽誤的,全額退款處理,并通知家里派人接應!王朗,你跟我一起吧!”他叫著身邊一個白胡子老頭,接著又對王吉說:“你留下幫麴大師的忙,我們所有陣師都可聽麴大師的派遣,務必盡快修復神風舟!”

各自安排妥當,他便離去了

麴義開始復盤重修,他看了一眼桃云青,對著葉凡道:“葉凡,你來幫我控主陣,我們一點一點修復!”完后,他又對桃云青道:“你先看看,能早點修復自然是好的,就不用幫我忙了!”他很看重桃云青,自己找不出來的癥結或許桃云青可以找出來,因此叫他看看,不用他復刻陣盤

但其他人看到,就不這么以為了,都暗道他莫非是麴義大師的弟子血親之流?對他如此之好,既不用工作,還能得便宜看這核心陣,對他來說可是一項莫大的殊榮

王吉不屑的瞥了他一眼

桃云青開始看陣盤,他剛才沒看,以為能解決,現在卻又不得不重新看起來,不多時,他已看了一遍,不過他的眉頭皺了起來,因為確實如麴義所說,主線和其他星線很不搭,完全就不是一體的,所以用正去推反是行不通的,同理,用反去推正也不行

這就形成了一個死循環,他隱隱覺得不對,可一時又察覺不到哪里不對,只得陷入了沉思

一沉思就是一整天

他從沉思中醒來,旁邊早有小廝模樣的人送上來靈茶等吃食,他擺了擺手,表示不要,走到葉凡身邊,此時他正在休息,長時間的神識推衍,他的強度沒有麴義,自然是需要休息的

桃云青走到他身邊,他已睜開了眼睛,朝他點了點頭

“怎么樣?”桃云青問道

葉凡露出一臉苦澀,又看了一眼還在修復陣盤的麴義,道:“這難度比我想象中都大!恐怕沒個十天半月真修復不好!”

桃云青點了點頭:“一種小陣都有數萬種復刻方法,這種大陣,又有王家的核心機密,復刻起來少說要數百萬種推衍,而防護陣又是其中核心的核心,還得翻上數番,恐怕得有幾千萬種推衍復刻方法了,這難度還真不是一般的大!”

“是啊,關鍵的是其中任何一種都不能出一點錯,否則就會徹底崩潰,這對記憶力也是一種考驗啊!”葉凡點頭,深知復刻的艱難

“你有什么發現么?”葉凡問

桃云青搖了搖頭,兩人一陣沉默

半晌,桃云青看著艙內十二根陰陽柱出了神,突然,他腦中靈光一閃,拉著葉凡道:“來,幫我做個實驗!”

葉凡不明所以,但還是跟他去了

“你說,如果斷掉陰陣,陽陣會不會受到影響?”

葉凡道:”這是陰陽陣,卻不是同生陣,關掉陰陣并不會影響陽陣!”

“那就是了!”桃云青淡笑道:“如果只檢查陰陣需要多少種推衍?”

“幾萬種!……你的意思是檢查單陣?”葉凡也明白過來

桃云青點頭,道:“我們太注重核心了,卻沒有想過分開查,檢查陰陣只需要幾萬種,陽陣也是一樣,這簡單得多,相互疊加,也不過百萬種,這比你們復刻簡單的多!”

“可畢竟還有數百萬種推衍,這

还有另一种可能!

安德森很有可能来过这暗黑深渊!

“炼狱,轰门!”

“轰开之后,我,炼狱,天霸,沙包进,其余人殿后。”

“如果没有特殊情况,然后再进。”

“如果有问题,见机行事,但是必须给我离开一个!”

林肖面色冷峻,冷冷开口。

现在,就要正式以明目张胆的方式,硬闯这暗黑深渊了。

里面情况不明,说不定会有什么问题。

但是,必须要给战龙留下血脉。

必须要有人能够活着出去!

“是!”

众人没有任何废话。

战龙成立之初,林肖就曾......

一进旅店大门,忽见里面走出三局里的第三流镖师,平时看见了

等待侯明珠走了之后,這家伙才站起身來對他說道:”你不應該惹這個小姐生氣啊,她真的生氣的話會倒大霉的。“

看見這家伙這么沒脾氣,只好微笑起來:“我都跟你說了,放心吧,不會讓你死掉的,你要是在這里唧唧歪歪的,小心我打死你。”

“你要真的能打死我就好了,但是我覺得你不能打死我,絕對不可能的事情出現了,怎么可能會在我面前說這些廢話?”

“那個等一等……”就在他們兩個說話的這當兒,那家伙忽然之間跑過來就想溜之大吉,被葉天成看見了連忙喊道,因為這家伙跟自己賭約了,說讀書了就叫自己爺爺。

“爺爺,我要走了。”那個自稱為主任醫生的家伙也注意一下,然后就馬不停蹄的跑掉了,他可不想在這里受磨,知道這個家伙連侯家大小姐都不放在眼里,像他這種小屌絲,根本就不可能在他的面前有什么作為,只要他一句話,很可能會讓他灰飛煙滅,所以有自知之明的,他根本就不敢繼續得多說個什么字,只能按照之前的約定。

“乖孫子,你就去忙吧。”

葉天成對著這個自稱為主任醫生的家伙笑了笑說道,他根本就看不起這家伙,因為他千不該萬不該惹了自己。

也就是說他根本就沒有眼力勁兒。

但凡是有眼力勁的人,絕對不會說出這樣的話來,也不會做出這樣的事情,所以很可憐他這樣的人。

“也許你應該明白自己處于什么樣的立場,抓緊時間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才是正道,不要在這里浪費時間了吧?”剛剛因為病情有了好轉的小胖子,站起身來對葉天成說道。

“你這家伙,怎么對我說話的,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酮癥酸中毒很可能會掛掉,而且是絕癥,我就說你這個家伙怎么回事兒?長得肥肥胖胖沒有酸堿平衡才怪。”

“你不是很牛逼嗎?我現在知道你是一個醫生了,我的病就包給你,剛才不是說小弟的事情,就是你包辦嗎?”小胖子竟然耍起無賴,他嘴角露出了一抹邪笑,看見這小子這么詭異的笑,葉天成只能無奈的聳了聳肩。

“行啊臭小子,竟然敢在我的面前耍無賴,看老子不把你削了。”說到這里的時候,他的巴掌揚起,準備對他的腦袋拍下去,作為一個很想要表達自己情緒的人,當然不會放過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更不會想要輕輕松松的表達自己的力量,絕對就是要勝利的人,當然不會輕易的表達出自己絕對的力量,在這種情況之下,說什么都沒有用,唯獨實力才是有用的東西,所以他想要做什么就做什么,別人根本就沒辦法。

“這家伙還真的是讓人覺得挺討厭的,但也沒有辦法,有些時候跟這家伙說那么多也是廢話。”

“現在為止,我們做了的事情都是無聊的事情,接下來就讓你嘗試一下,什么叫做老大。”

看見這家伙竟然對自己說那些話,他很是生氣,更想要做的事情就是必須要把自己想要表達的東西完全表達出來,面對這樣無限的壓力和憤概的事情。

在他看來很是惱火,也很沒辦法,畢竟很多東西在這個時候已經開始不正常起來,已經沒有正常話可言,為了表達自己的情緒,每個人的心情都忽然之間凝聚了一股無法超越的力量一樣飛得快腦子轉動才行,不然的話跟不上節奏,所以小胖看見葉天成如此說話,你就不敢多說什么,只好跟在他的后面。

葉天成到了市場上轉了一圈,發現有一些苗圃。

“我說老大,你在這里做什么呀?這些苗圃都是沒有用的,完全都是人家枯死了的,你難不成在村里面柴燒,要把這些枯苗拿回去當柴燒么?”小胖子

“你怎么對你老大說話的,沒大沒小的,看老子不把擰死。”

葉天成很是氣急敗壞的說道,他不明白這家伙怎么不明白自己的打算和計劃,如果他明白的話就不會說這樣的話了,當然不可能告訴她自己想把這些枯苗的主意是為了做什么,做生意的人當然是一本萬利,這些苦苗肯定別人不會算錢的,還要給他道歉,因為這些東西占的地方,完全形成了垃圾,如果有人愿意把這些垃圾處理掉,或者描述的主人當然會很高興。

于是他找到了苗圃的負責人,這負責人是一個婦女,大約三四十歲的樣子,打扮的花枝招展,簡直就像一個潘金蓮一樣。

“小伙子,你要這些枯苗?”

“對呀,我要這些,如果你算錢的話,我給你買一顆10塊錢?”

“你想要要就拿去吧,我還嫌占地方呢,10塊錢也沒有多少。”

“那真的是太感謝你了。”葉天成連忙說道,“那小姐等一下,我去找一輛車,把它們全部拿走。”

“謝什么謝,這些東西本來就是想要處理掉的,因為鎮上都用了煤氣,根本就不需要柴火燒,不然的話早就當柴火燒掉了。”那女的很無奈的聳了聳肩,意思就是太感謝他幫他清理垃圾了。

葉天成連忙找了一輛拖拉機,再來一年滿滿的一車,朝著小河村而去,得为每一位病人负责,如果不能雷厉风行,怎么能管好安博医院。”

说完,韩川对着护士站再次发令道:“把临时手术室里的病人抬出来,送到医院外,很快就有人来接收了。”

谁知韩川的话说完,护士站里的医生护士面面相觑,似乎有些为难。

韩川眉头一皱:“什么情况,我的话你们没有听见吗。”

其中一名医生壮着胆子说道:“院…院长,这场手术其实不是庞医生主刀,而是另有其人!”

“什么?主刀医生不是庞婉…”韩川和黄玄两人互看一眼,当即同时脸色大变,韩川脱口问道:“那究竟是谁?”

“不知道!那个人我们都不认识…”

这名医生说着还看向其他同伴,得到的都是摇头,很显然,护士站的人,根本就没有见过顾浩。

这一下,韩川是真的慌了,黄玄也是如同吃了苍蝇一般恶心。

他黄玄可是将自己的立场跟韩川表的明明白白了,恨不得直接挑明,他黄玄就是要跟你韩川做笔交易,你把李诗药安排给我,我把陈强的临床研究给你。

可他万万没有没有想到韩川竟然这么拖累他,拿一个根本不合规的医院害他。

在东平市,还有十几家比安博更好的医院等着陈强团队去挑,万一以后黄玄真将安博医院推荐给了陈强,并成功入选,结果却发现是那么差的医院,到时候他黄玄的脸面丢了不算事,还会直接影响他们的研究结果,那损失可就无法估量了。

黄玄当即就对韩川愠色道:“韩川,你坑我是吧,你们医院竟然混乱到了这个地步吗,随便谁都可以做手术?这跟路边小诊所有什么区别。”

韩川慌忙的解释道:“不不不,不可能,我们医院可是很严谨的,绝不会让陌生人对病人进行治疗的,对于这件事我真的不知道什么情况啊!”

“算了,你也不要解释了,我看你们医院还真的没有能力帮我们团队完成临床研究。”

黄玄不想再听韩川的废话了,转身离开,他现在必须要将这里的事情告诉陈强,不然要是被师傅知道,他故意包庇安博医院,那他在陈强眼中的地位必定会受到影响。

虽然这样会失去对李诗药的一次追求机会,可女人跟事业比起来,黄玄还是义无反顾的选择事业。

“黄老弟…”看着黄玄走了,韩川想留也没有脸留,心中又恨又震惊,究竟是谁在做这场手术啊。

在急诊科室里庞婉是当之无愧的大主医师,没有人能超过她的医术,然而此刻这场临时手术竟然不是庞婉主刀,这无疑是说有一个比庞婉还要厉害,甚至能让庞婉都自愧不如的大医主在主刀这场手术,而且一向心比天高的庞婉还很心甘情愿的做他的副手,这让韩川想想都不可思议。

就在黄玄刚离开没几步的时候,急诊室外忽然走来了一群人,约有七八个男男女女,各个趾高气昂,器宇不凡,领头的是一位老者,面容严肃,走路带风。

黄玄看到这老者,当即吓了一跳,立马恭敬的站住了身子,对着他鞠躬行礼道:“老师,您怎么来了。”

这领头的老者真是中医大家,陈强。

陈强停下了脚步,看了看黄玄,眉头一皱,微带些不悦道:“黄玄,你让我接人,却把人给接丢了,还好顾浩及时给我打了电话,说是在急诊室,不然你罪责难逃。”

黄玄一惊,问道:“老师,你说什么?顾浩在急诊科?”

“是啊,不然我会带着团队的人亲自来接吗。”

黄玄额头突然冒出了冷汗,如果说顾浩在急诊科,那么说,他很有可能就是那主刀手术的人……

陈强看出黄玄心不在焉,好奇的问道:“你在想什么?”

黄玄立即说道:“老师,我觉得安博医院并不适合我们这次临床研究,还是换一家医院调研吧。”

“为什么。”

“因为这家医院管理极差,竟然在走廊上随意搭建手术室,对病人进行手术,简直是对生命的亵渎。”

陈强脸色一变,厉声道:“还有这样的事情,我得亲自去看一看。”

说着陈强快步走向前,正好看到院长韩川也在,走上前对韩川招呼道:“韩院长,你也在这里啊。”

韩川很显然没有想到陈强会来的怎么快,慌张的回答道:“是陈……陈教授来了啊。”

陈强问道:“韩院长,刚才我听黄玄说,你这里可以随意搭建手术室是真的吗。”

韩川诧异的看向了黄玄,黄玄冷声说道:“韩院长,我劝你还是如实说了吧,瞒是瞒不住的。”

“你……”韩川死死的捏着拳头,他没有想到这个黄川如此不仁义,翻脸比翻书还快,算是他韩川遇人不淑了。

“韩院长,那是不是临时搭建的手术室?”

不等韩川说话,陈强指着角落里,那被韩川扯得乱七八糟的临时手术室问道,语气中透露出难以掩饰的失望。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情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烦了的宇宙重回初中

三日成晶

烦了的宇宙重回初中

马户子君

烦了的宇宙重回初中

暮沉霜

烦了的宇宙重回初中

墨香铜臭

烦了的宇宙重回初中

龙橙子

烦了的宇宙重回初中

夜水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