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毒誓!》。

楚留香本来喜欢眼睛大的女孩子刚才这大汉用力替他擦背时,巾

李衍忽然在這空曠的空間中聽到第三個人沉穩滄桑的聲音,第一反應便是出于男人的占有欲將蘇靈兒緊緊擋在身后,目光不善地四處掃視著,生怕先前的旖旎春光落入了別的男人眼里。

“那么兇干嘛,本座可沒興趣觀摩你們的那點事兒。”聲音又再響起,“到了這地方居然沒有第一時間開始修煉,果真是心性堅定之輩。”

“真沒看?”李衍狐疑地對著空地問道,蘇靈兒也下意識再掩了掩衣襟,縮在李衍身旁。

“真沒看,不信的話,你見了我就知道了。”

李衍緊緊拉住蘇靈兒的手,皺眉道:“你是誰?你在哪?”

“哎,色令智昏啊。你往你現在的右前方走幾步,徐北枳那小子走之前生怕后人錯失造化,專門畫了箭頭。”

李衍和蘇靈兒向右前方走著,這片空間內沒有一點風,只有玄氣在極其緩慢地流動,多年前徐北枳留在沙地上的箭頭依然還在。李衍和蘇靈兒循著箭頭疾馳,不多時便找到了玄氣逸散的源頭。一道碩大無比的石門平鋪在沙地之上,緩緩打開。精純玄氣噴射而出,讓二人感到無比舒爽。

“趕快進來!”

這道石門的作用同樣是阻滯玄氣逸散,李衍和蘇靈兒對視了一眼,點了點頭躍入門中,石門迅速關閉。

石門之內別有洞天,是一個長長的宮殿。極遠處的行宮中央,一具骷髏盤坐于玉蒲團之上。骷髏左右兩側依次排列著無數枯骨,宛若龍椅上的皇帝和殿中群臣一樣。

李衍狠吸了一口氣,望著蘇靈兒開玩笑道:“咱倆要不在這住下得了?”

“好啊!順著排下去最后一個位置就是給你留的。”骷髏并沒有動作,但聲音是自他那里傳來的。

“這個不急,不急!”李衍趕忙拒絕,拉著蘇靈兒的手向骷髏走去。

走了一會兒,李衍才走到兩排枯骨的末端,左邊比右邊少一具,想必左邊那個位置本來是給徐北枳留的。對于這些甘愿葬骨于此福澤后人的先輩,李衍還是充滿敬意的,躬身前行。

不知走過了多少具枯骨,李衍和蘇靈兒終于走到正中央的骷髏跟前。越往前走,枯骨的年代越久,這些枯骨生前無一不是叱詫風云的人物。而這正中央的骷髏是誰,自然是不言而喻了。

李衍對著骷髏重重一拜,蘇靈兒也同樣行了跪拜之禮。骷髏之上隱約出現了一個白衣男子的身影,隨意一揮袖袍便將二人托起。

白衣男子皺了皺眉道:“這是干嘛?先行房事再拜高堂?不合適吧?”

李衍和蘇靈兒尷尬地抬起了頭,心底暗自嘀咕:怎么這些日子來遇到的高人都沒有傳說中的高人風范呢?

李衍干笑著抱拳道:“咳咳咳!沒有的事!晚輩李衍參見項前輩。”

在這人面前,李衍并沒有隱藏姓名的必要。

“眼力勁兒還可以。”白衣男子自是第一代圣王項雨田,他轉頭打量了下蘇靈兒道,“倒是錯怪你們了,原來還沒行房事。”

“咳咳咳!項前輩,那個啥,咱先不說這事了成不?”李衍真就納了悶了,莫非項雨田也是一只因為血脈強大被天地限制了繁衍能力的絕世妖獸?不然為啥和申南他們一樣對這事情如此上心。

“別瞎想,我是“咦,你不是剛才在人群中的外地人嗎?你到這來有什么事嗎?”

瑞茲開口道:“你好,請問你是布隆先生嗎?”大漢說“對,我是布隆,你找我有什么事嗎?”

好客的布隆也是直接把瑞茲請到了家里,布隆放好柴火,坐下來后瑞茲也是他的來意和身份。

告訴他自己是一名法師,職責是保護這個瓦洛蘭大陸,并講述了弗雷爾卓德之外的一些變化。

布隆看著眼前這個藍色光頭法師講的東西十分有興趣,耐心的聽著他將完

瑞茲最后告訴布隆大陸可能會出事,自己這次來是為了找到弗雷爾卓德的神們一起保護大陸。

布隆聽完后也感覺事情十分嚴峻,表示自己也愿意出一份力。

隨后問起了他的那扇門,布隆把得到門的經歷一五一十的和瑞茲說了一遍。

起初瑞茲覺得傳聞中徒手打穿山石有點夸大其詞,畢竟傳聞和現實總是有差距的。

但從布隆本人口中聽到的故事居然和傳聞一模一樣,他以一人之力擊穿山石,這讓瑞茲十分震驚。

布隆講完后瑞茲表示想仔細觀察一下那扇門,說完只見布隆直接起身把那么大扇的門拆了下來放在地上。

瑞茲走進一看,發現從剛才外面看不到的地方有一些古弗雷爾卓德的符號。

剛好他原來研究過這方面的知識,經過大腦飛速運轉,想起來這種符號的含義。沒過一會就翻譯了出來,上面寫著

“堅不可摧的盾牌在等著適合他的人出現,魔法將會指引手持盾牌者維護弗雷爾卓德的和平,落款奧恩。”

瑞茲翻譯出來后開心壞了,總算是有收獲了,這真的是古代奧恩打造的盾牌!

布隆在旁邊看著開心的瑞茲一頭霧水。

“法師,你是從盾牌上得你想要的消息了嗎?”布隆疑惑的問道。

“對,看來我沒有白來,真是太謝謝你了布隆,這扇盾牌就是遠古奧恩打造的,你能帶我去你獲得盾牌的地方嗎?我想去那看看還有沒有什么其他的線索。”瑞茲激動的說。

布隆聽后更是一頭霧水,奧恩?怎么沒聽過這個名字。

也不能怪布隆,畢竟奧恩的傳說已經消失在歷史的長河,只有擁有遠古記憶或者稀少部落的人才知道。

估計等布隆真正掌握盾牌的時候應該就知道了。

布隆經過短暫的思考,答應帶他去自己得到盾牌的地方,畢竟瑞茲看上去也不像壞人,而且還是以瓦洛蘭守護者的身份來的,自己能幫上忙也很樂意。

目的地離這里還是有點遠的,估計得十天的路程,布隆收拾好行李,第二天就帶著瑞茲出發了。

他平时很少这样大笑的,现在他浅笑,不卑地招呼,沉溺于女人

第二十七章 停職反省

秦曉宇和藍冰兩人回到秦都已經是夜里了,看來也只能等到第二天才能去報社,在外面十多天確實也挺累的,所以秦曉宇和藍冰兩人回到城南花園家的時候,就早早的洗洗睡了,“老婆,還是家好啊!”秦曉宇躺在寬大的彈性十足的席夢思床上,把身體像一個大字似的躺著舒服的說道,不對應該是一個太字還多一點呢。

“曉宇,你說你們報社領導這么急著找你到底是什么事啊?”藍冰穿著睡衣擦著濕漉漉的頭發,擔心的問道,房間里暖氣開得很足,溫暖如春的,“管他呢,天塌不下來,天即使塌下來還有高個子頂著,老婆,來我們辦我們的正事,別耽誤我和兒子的見面。”秦曉宇攔腰抱住藍冰圓潤的身體按到床上。

“曉宇,你怎么像一個色狼一樣,還是主任呢。”藍冰氣喘著說道,“我色我老婆,又沒有色別人,怕什么。”秦曉宇一邊動作著一邊說道,“你,你好討厭啊,把人家的頭發都弄亂了。”藍冰喘氣著說道,“這時候都子彈上膛了,還管什么頭發不頭發的。”秦曉宇像一只狗熊般壓住藍冰的身體同樣氣喘著說道,很快兩個人就像燃燒起來的火焰,交織在一起。

第二天一早,秦曉宇就來到了報社,“曉宇老師,看來蜜月度得不錯啊,臉上這么紅潤。”戴夢打趣著說道,“你這個小屁孩知道傻,最近報社沒發生什么事吧?”秦曉宇關心的問道,“沒什么事啊,天下太平!”戴夢平淡的回答道,“曉宇老師,你怎么來報社了?不是在度蜜月嗎?你沒從海邊給我們帶點海鮮貝殼啥的。”鄧朝陽手里拿著兩個包子和一杯豆漿走了進來,嘻嘻哈哈的說道。

“小鄧,你怎么就沒有長進呢,整天就惦記著吃的和喝的,腰都快成水桶了,這樣下去那個姑娘敢嫁個你,我都替你發愁。”秦曉宇調侃著說道,“民以食為天,曉宇你要說你扣門,沒人有意見就別找那么多理由了。”鄧朝陽反駁著說道,說完兩眼還含有深意的瞄了瞄戴夢。“別看我,看我也沒戲,我不是你的菜。”戴夢沒好氣的回敬著說道,“你長得漂亮,我還不能看了,難道你還能剝奪我的視力的權利?”鄧朝陽紅著臉說道。

“哈哈,這個還真不能,姐突然覺得你好可愛啊!”戴夢呵呵的笑著說道,還用細長的手指調戲的劃著鄧朝陽的臉頰。

“怎么這么熱鬧?開啥會?”安偉夾著個包,頭上幾根頭發精心的護理著朝背后梳理著。“安總好!”戴夢和鄧朝陽忙著躬身問好,然后迅速的離開了秦曉宇的辦公室,戴夢邊走邊朝秦曉宇使著眼色,意思提醒他注意一點,秦曉宇回應她淡淡的一笑。

“曉宇,你跟我去一下,馬社長還在辦公室里等著呢!”安偉忙著對秦曉宇

吞天猪作为无敌血脉之一,胖子虽然只吸收了一丝,无法发挥真正威力,但却足以让他战力大增,那个瘦竹竿男子来自武祖域,没有血脉,一身战技被胖子直接吞了,最终使用出了印记烙印额头,配合印照,战力大增。

  陆隐面对的是一个面色阴郁的男子,男子似乎想速战速决,出手就是印照加战技,并且也用出了类似印记那种奇特力量,陆隐不是第一次碰到,神甲门外的广场上,那个女子就用出过,威力提升近一倍。

  但阴郁男子即便......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毒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霜至

萧禹

霜至

云华阁主

霜至

伊米云

霜至

人生的清茶

霜至

慕月情

霜至

猪兔同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