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风华天下(五)》。

杨义和李世民聊了大半天,最终什么也没有得到。

谁叫他不想当官的,如果想要当官的话,李世民肯定很乐意封赏,只是杨义不想给自己找麻烦。

自从百姓知道那骑兵军官是皇帝后,杨义是国舅爷的传言便由此传开了,在金沟村传得沸沸扬扬。

追随杨义的人自豪不已,走路都是昂首挺胸的,觉得自己当初的选择是多么的正确。不管是做事还是行为,总感觉比别人高人一等,说话也相当硬气。

因百姓大多都是莽夫愚妇,没读过什么书,也不知道什么样的人,才有国舅之称。即使有知道的,也是人微言轻,起不到什么作用。

百姓认为,只要是皇帝的大小舅子,甭管是皇后的,还是嫔妃的,他们都直接叫人家国舅爷,也因此常会闹笑话。

可杨义也同样不懂国舅的含义啊,要不然早就制止百姓言论了。

虽然杨义不懂,但是有人懂啊!

这天一大早,程处默骑着高头大马从北边而来,在路边的茶摊处喝茶解渴时,就听到了这样的传言。惊得他连茶都没喝完,便风风火火的翻身上马,向杨义的住处赶去。

程处默到杨义住处时,看到这家伙还在睡大觉,嘴角的哈喇子流了一枕头。家徒四壁的棚子凉飕飕的,不知道这家伙怎么能睡得着?

只见他那没门的草棚子,空空如也的屋子,呼呼大睡的杨义,真正做到了夜不闭户!

啥也没有,装什么门呀?

而实际是杨义怕呀!他在后世的书上,曾经看过某奴隶妹子,为了当地主婆,三更半夜锁门爬主人床的故事……

程处默也不管会不会吵到杨义的美梦了,直接上去叫杨义起床。结果手刚一搭到杨义肩膀,就被杨义条件反应的一手抓住他的手,一只脚尖顶住了他的喉咙。

而杨义的眼睛却还没睁开,嘴里还嘟囔着:“小子别动,小心你的狗命!”

这一幕被路过的百姓看到了,惊骇不已,逃似的离开了。他得赶紧回去,教育那些大胆奔放的小娘或寡妇。

万一真有不开眼的,动了春心不要命,非爬主人床。结果被打了,那就丢人丢大发了。

程处默看到杨义这个样子,苦笑了一下,他一巴掌将杨义顶在自己喉咙的脚打掉,顺势抓住杨义的手腕扭于后背,另一只手撑住他的背胛骨。

令杨义动弹不得才大喊:“别睡了,快醒醒,等会儿你的人头就落地了,还在睡!”

杨义还在做美梦呢,突然从肩膀处传来剧烈的疼痛,令他动弹不得。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呢,就听到程处默那破嗓门的声音。

他惊得立马清醒,嘴里还不停的喊着:“疼疼疼,轻点轻点,手要断了!”

程处默看到杨义已经醒了,才将手松开。他一屁股坐在床边:“为不制止百姓口中的流言传播,你知不知道?这事是要命的!”

“不知道啊!这能要什么命?无非就是一些百姓的流言蜚语而已,他们又不懂。”杨义觉得自己很无辜,一大早就被这憨货给弄得半边身子都在痛。

“那些百姓不知道,那是他们无知。可你也算是书香世家出身了,你不可能不知道啊!”程处默越说越气,口水横飞。

“可我就是不知道啊,我有什么办法?”杨义双手一摊,无所谓的样子。

“你不知道?那我就告诉你,到时候如果被砍头了,别怪兄弟我没有提醒你。”程处默气得七巧生烟。

“你一来就动手动脚,就这就那的,你到底想说什么呀?”

“你知道什么人才配称国舅吗?”

“不知道啊,怎么了?”

“你摊上大事了,你知道吗?”

“啥大事?”

程处默看到杨义一副对他爱搭不理的样子,他也不在废话了:“在我大唐,只有皇后的哥哥或弟弟才有权称之为国舅!你姐姐是皇后吗?”

程处默一语惊天动地,杨义猛的转身,抓住程处默的衣服:“此话当真?”

“因你是俺的兄长,俺才来告诉你,若换作他人,俺懒得鸟他。”

“那现在咋办呢?”杨义着急问,他刚睡醒,思绪还混乱着呢!

“还能咋办?赶紧制止流言传播呀!要是被谏议大夫那群人听到了,你小命难保!”

杨义想也不想,立刻飞奔出去,让人敲响召集所有人的钟声。这钟声也是那天跟大家伙通知过的,一共连敲十下,共敲六次,就是紧急通知所有人聚集的号令。

钟声响起,刚劳作没多久的百姓、奴隶们诧异不已。但他们还是放下了手中的活计,匆匆忙忙的向那天的广场赶,这也是那天商量好的,以后这广场不种作物,只用来晒麦子、聚会、跳舞、唱戏、临时交易之用。

广场里窄外宽,呈开扇形状,三面有丈余高的土墙壁,正是搭台唱戏的好地方。百姓们自然乐得见到,没人会反对这样的好事。

东宫明德殿,今天的朝会上,群臣交头接耳,议论纷纷,整个明德殿闹哄哄的,如有千万只蜜蜂飞舞发出的声音一般。

他们正在讨论的是,杨义进献的平突厥四策。李世民一回宫,便命人整理他和杨义谈话的手稿,并紧急抄录了数份,一上早朝便分发给群臣看。

看过的人都一脸不敢置信之色,震惊之余,“这,这”之声不绝于耳,都不敢相信天下还有这等人才。群臣不明白,李世民是在何处找来这等天才能人。

李世民坐在宝座上,一脸得瑟的样子,他满脸堆笑,还时不时捋着那几根短须,非常满意的看着群臣的反应。

“陛下,此策略为何人所出?此等良才实乃我大唐之幸也!

只是人生沒有如果,也無法從頭再來。

逝者已矣。

而呂澤之所以這么久沒有去那座荒山之上看望自己的母親,也是因為呂澤曾經吩咐過那里的動物們,好好照顧自己母親的墳墓,所以說,呂澤并不擔憂。

越是想著這些,呂澤想要去看望自己母親的心情,便開始變得越來越迫切起來。

于是呂澤便離開了嘉豐科技這里,去買了一些祭品,又去佛店當中買了一些元寶之類的東西,這才拿著,前往城南的那座荒山。

攔了一輛出租車,呂澤對著出租車師傅報了一......

胡药师平日看她一举一动,风姿出一件事,无论谁也问不出来的

蛰伏了一年之久,久到他以为早已不在,以为融入化魂池池壁的剑魂,终于完全苏醒!

魂念生出的那一刻,虞渊才确信剑魂犹在!

剑魂在,那诸多交织的剑芒,那道古老、苍莽、浩荡的剑意剑决,方有灵魂!

有魂在,那道剑决才会发挥出天五气中的煞气根本无法侵入一丝一毫。

时间一晃而过,眨眼间已是过了数个时辰,下落的途中,季辽散开神识,始终锁定着先他一步落入这里的谷月。

越往下煞气就变得越来越浓烈,此时季辽所在之地煞气变得更加醇厚,仿若变成了一团团绵柔的棉花......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风华天下(五)》。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我不只想做武神

何不语

我不只想做武神

道三生

我不只想做武神

月初姣姣

我不只想做武神

风兮兮

我不只想做武神

光暗之心

我不只想做武神

拉风狂人扫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