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再炸真武之门》。

甘十并沒有注意到李言的表情變化,他發現自己在這處空間中飛行速度至少是外界的三倍,這是前所未有的體驗,尋著神識中越來越近的那條紫色光帶他心中升起一股戰意,這戰意乃是一種被壓抑的仇恨,當他即將也能和同門匯合時,接下來將是掀起殺戮的高潮。

很快倆人便來到了那條飛舞的紫色光帶之前,在距離這條紫色光帶十幾里外還有一條黑色的光帶,正在緩慢接近。

百里園望著突然現身在自己面前的甘十和李言二人,樣貌憨厚的他,臉上并沒有一絲驚訝,反而是甘十和李言在面對百里園古井無波的表情顯得頗為精彩。

“百里,你好像對我們的到來似知道一般。”甘十落在百里園的面前臉帶疑惑的問道,李言也是隨之落下,他看了一眼四周,此刻他們正處于通關的最開始位置,百里園他們剛到此關不久,而這里的凝氣期修士竟還有二十人之多,杜三江、呂秋瞳等李言熟悉之人都在這里,見到突然到來的二人,只有數人臉露驚訝之色,其余之人都是怔怔的望著二人,露出古怪的表情。

百里園還是那種不溫不火的表情,看到李言后,對他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想不到竟是小竹峰的李師弟。”

“百里,我問你話呢?”甘十則是一幅不解的樣子,直接打斷了百里園的話。

百里園看了甘十一眼后,慢慢的說道“其實并不奇怪,因為我遇見過更奇怪的事,你們那邊又發生了何事?”

…………

李言飛行在五彩斑斕的空間,神識不停掃視著,臉上沒有任何表情的樣子,其實這時他心中正在飛速思考。

“六師姐,也不知道此時如何了?只是按照百里師兄所說,難道這里將要發生大的變故。”

半刻鐘前,李言和甘十在通道內與百里園匯合,但稍后與百里園的談話,讓他二人也是大吃一驚。

李言先是簡要的介紹了太玄教三宗此次進入生死輪的密謀,這一部分乃是他聽王朗和全九星所說,然后又簡單的簡介了藍色菱晶和青色葫蘆的作用,這讓百里園一干人似有明悟,但百里園接下來的話讓他二人動容。

之前通關百里園他們一路血殺的走了過來,這百里園果然是讓李無一都要小心之人,他的強大在這一場場拼殺中展露無疑,歷經數關竟然保得大多數凝氣修士留存,但在上一關中卻出現了變故,上一關底他們在黃色巨球內遇見太玄教一路,乃是秋九真所帶領,只是她帶領的太玄教只剩下了十一人,雙方見面自是不會有什么言語,直接就祭出了法寶、靈器,就在雙方將要大戰時,突然黃色巨球崩裂開來,而那時天空巨大黑影已覆蓋上球壁,雖浸入還需要一段時間,但這一突生變故讓雙方幾十人嚇的亡魂皆冒,望著眼中越來越大的巨大黑影順著球壁裂縫一侵而入,眾人心中只有萬念俱灰,每個人都還帶著滿臉的不甘。“難道是生死輪出了問題嗎?”這是每個人心中最后的念頭,就在滲入黑影靠近和眾人臨死前各種符紙、護體靈罩大亮亂作一團時,一道閃亮天地的閃電自天空黑影中轟隆隆真劈而下,竟將雙方亂作一團的人群生生的分開割了開來,在極目耀眼情況下,眾人目光中只有刺目的電芒飛舞,待百里園他們慢慢看清時,他們已然處在了目前這一關的開始之處,魍魎宗一人不少,而太玄教之人卻是一個不見了。

這樣的突來的變故讓每個人都是呆立當場,一時間根本不知發生了什么,而時間不大功夫,李言與甘十也突然現身出來,但他二人的到來對于這些腦袋里還是一團懵懵的眾修士來說并沒有太多的驚喜和意外,他們連之前的震驚還未消化,哪會在意這突然出現的二人。

李言與甘十聽了百里園話后,也是面面相覷,同樣也是想不明白發生了什么,這讓李言更加擔心龔塵影目前的處境,他不知道是因三宗的做法改變了這里的規則,還是自己的脫離通道之舉造成了一系列的變故,但他心里隱隱感覺應該必是這二者之一,不然在以前的生死輪中可是從未出現過這種情況。

他們三人簡單的商議之后,百里園認為最后一關應該會有大的變化,須當加倍應付才是。望著已然被放出儲靈袋的瑞非開和代靜,他們這里的凝氣期戰力竟達到二十三人,李言不再耽擱時間,拿出自苗征衣手中得到的青色葫蘆遞給百里園后,又再次詳細的說明了用法,他相信這一個青色葫蘆應該夠他們闖過這最后一關使用了。

百里園考慮一下,拉住了李言。

“李師弟,我覺得我和甘師弟最好還是有一人陪你一同去尋龔師妹才是。”

李言聞言沉默一會,他知道百里園說的對,無論是在五彩斑斕空間內神識掃視范圍,還是進入通除掉王珀。

“不为什么!就因为王琥想利用我来除掉王珀然后他好坐收渔翁之利。你身为他最得力的手下应该不会不知道他的计划吧!”

燕飞说的没错,王琥的确是想利用他来除掉王珀,然后再追究燕飞法律责任。这样不用自己动手就能获得王家全部的家产,王琥可是打的一副好算盘。而作为王虎心腹的林强自然是知道他的计划的,当初林强第一次和燕飞见面就是他们计划的开始。

“哼!燕飞,不管你怎么说我是不可能杀他的。我不就是杀了付文博和他的几名手下吗?你休想再一次为理由来威胁我!”

“好啊!既然你按照我说的去做,那么我现在就打电话报警!我倒要看看王琥能有多大的本事能把你救出去!”

见林强不同意,燕飞直接拿出了电话,他可不是在吓唬林强。

“等……等等……”

见燕飞动真格的,林强可有些慌了。若是现在在京都的话林强根本不会害怕,毕竟王家的势力在那里。但这里是金州一旦他被抓的话,恐怕王琥真的没有办法救他了!而且就算燕飞不报警,他也不可能轻易的放过自己的。不按照燕飞的话去做必死无疑,如果杀了王珀的话也许还有那么一线生机。

“哦?难道你还没有决定好吗?我可没有时间在这浪费,我很忙的!动不动手你给个痛快话!”

燕飞不耐烦的说道。

“好!我按照你的意思去做。不过你要保证我的安全!最起码要保证我在金州的安全才行!”

林强语气无奈,但是依旧不忘和燕飞讨价还价。

“呵呵……放心,你帮我做事我怎么可能会不管不顾呢!”

见林强答应,燕飞露出一丝满意的笑容,然后竟然转过身去似乎不愿看到接下来发生的血腥场面一般!

而此时的林强深深的呼了一口气,在腰间掏出了一把匕首一步步的向着王珀逼去。

“林……林强你要干什么?你千万不能听燕飞的,他是在利用你!一旦你杀了我,我保证他会立刻落井下石将你叫到警察的手中!”

王珀话也是林强最为担心的,以他目前对燕飞的了解,他真的有可能会干的出来。当他经过燕飞的背后是,犹豫了一下突然间改变了注意,竟然手持匕首向着燕飞刺了过去。

而燕飞似乎早就已经预料到了,猛然转身一个侧踹正中林强的胸口。触不及防之下林强的身体倒飞了出去,不偏不倚的砸在了王珀的身上,而且他手中的匕首竟然也插在了王珀的胸口处!

“你……你……”

王珀手捂着胸口想要说什么,但是却永远的闭上了眼睛。

林强见状彻底的愣住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王珀最终还是死在了自己的手上,而且现在他已经没有任何的资本要求燕飞为他做什么了。

就在这个时候包房的大门被人踹开,王珀的手下一窝蜂的冲了进来。当他们看到包房内的场景立刻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

“吗的!林强你杀了我们老板,你死定了!”

众多王珀的手下也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嗓子,立刻引起了其他人的共鸣,一拥而上对着林抢就是一顿拳脚相加。燕飞见状摇了摇头事不关己的竟然离开了包房!

他的计划已经完成,接下来的事情就和他没有任何的关系了!王琥手下的得力干将竟然杀死了王珀,这个件事情明日一早一定会登上头条的!任谁都会以为是王琥为了占有王家所有的家产,才会让自己的手下去杀王珀的。而绝对不会有人会想到这一场手足残杀的好戏竟然是燕飞导演出来的。

王琥可以说是躺着中枪不过这也不能怪燕飞,谁让他先打燕飞的主意呢?燕飞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罢了。

……

回到了小区之后,燕飞并没有直接回到自己的别墅,而是来到了战忠杰的住处。

刚刚发生的事情他必须需要向战忠杰说一声,不然的一旦出现什么差错的话,燕飞也会非常麻烦的。

“臭小子,这么晚又跑到我这干什么来了!”

见到燕飞后战忠杰有些意外的问道。

“师父,刚才发生了一件大事……”

当即燕飞便将刚刚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向战忠杰说了一遍。

战忠杰听后,脸上的笑容立刻消失不见,而且表情变得十分凝重似乎在想些什么!

王珀的死不是小事,一旦上面追查到底的话势必会追查到燕飞的身上。不过既然燕飞做都已经做了,战忠杰也没有怪他鲁莽行事,现在他想的是怎么才能帮助燕飞洗脱嫌疑。

郭玉娘道:可是我明明知道他的光宝气的美女,岂非也正是种最

隨著張成的一聲大喊,所有人的眼睛都緊緊的盯著兩個人在刀口下的大毛料。

“我的天!這胖子是要發達了!”

“絕了絕了,老天爺有時候不開眼居然真的讓這胖子博得了頭彩!”

“這小子這回可真是輸慘了,唉……”

看到朱總那石頭,張成居然還真的心涼一片,難道自己記錯了,不就是這塊石頭不成?

可是他明明記得前世這塊石頭也開出了寶貝啊,現在怎么會這樣?

先別說自己的那塊毛料到底如何,僅僅是朱總那塊料子,可能就不是自己所能比較的,難道自己真的是要輸在這兒了?

喬叔也是一臉凝重,朱總那塊可真的是好料子啊!

相比之下,張成那塊毛料,這第二刀都下去,還是斑駁的粗糙石頭,并沒有想象中的亮眼之色。

老張不動聲色,這朱總的料子雖然現在不錯了,但是這玉石的橫截面已經出現了端倪。

朱總這塊毛料被切下來的兩刀眼色很不錯,但是這第二刀開始,上邊就已經出現了斑駁的痕跡。

恐怕這第三道下去,就要露怯了。

至于那小子的石頭,這兩刀都不僅如此人意,但是他卻有手感,這第三刀,絕對能開出寶貝來。

“老頭,你快開!快點啊!”朱總開始著急了,他能不能絆倒張成就就看這一局了,看著張成還是那副氣定神閑,忍不住開口:“賭石可不是撿漏,光靠運氣和人品,賭石看的是手感、經驗和水平!”

他叫囂著幾乎是準備好了要拿張成的彩頭,張成也只能配合的露出一種無奈的樣子,他怎么能這么難呢,太不容易了!他要陪了!

朱總看著張成,就是要他露出這種心服口服的表情來,他才舒心。

“小子,進一案你可是害死人家了,你要是老老實實的一開始就不再我面前嘚瑟說不定,還不至于傾家蕩產。”

“話別說的這么滿,咱們先好好看看這第三刀。”

果然賭石那就是有錢人的游戲,要不是他們壓的第三刀才出手這全部的寶貝,張成早就沒心情去下手了,。

看著朱總譏諷張成,譚江邊忍不了,那碎嘴子剛要開口,喬叔又拉住了他:“咱們別著急,大家都是肉眼凡胎的還算不上誰比誰精明,要我說那姓朱的可能要倒霉了,他剛才選的是花牌料,看起來比那小兄弟的好,但其實不盡然!不信咱們就看好了!”

譚江邊的眼睛里充滿了將信將疑的情緒,隨即又笑著說道:“得!我信您和成哥!”

而朱總的小跟班臉上卻不樂意了起來,“你們兩個別在哪里做夢了,我看你們就要輸不起,滾回去了。”

說完他一轉身,也不搭理譚江邊和喬叔,去見那第三刀。

歐陽瑞深吸一口氣,大喊道:“下刀!”

隨著這一聲大喊,老張沒有絲毫的猶豫,又是一刀切了下去。

張成和朱總都死盯著那塊大毛料,這一刀下去情況發生了巨變!

<

浴缸里放滿了熱水,還冒著熱騰騰的氣息。

徐浪將令牌和薛風的衣服放了進去,自己也跟著進去了。

瞬間,他眼前一黑,似乎進入了另外一個空間。

他看到一把利劍,朝著他飛過來,隨后,就是來來往往的打斗聲。

這把劍突然消失,又突然從虛空之中飛出,然后又消失。

如此往復。

“啊……”長劍得手了,殺得對方尖叫。

就在此時,一股黑色的氣息出現,將長劍包裹著。

“什么?”長劍傳出了一聲驚呼,卻是女聲。

嗖……

長劍破開那股黑色氣息的封鎖......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再炸真武之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异界之最强魔帝

阳光晴子

异界之最强魔帝

超级大坦克科比

异界之最强魔帝

喵铃

异界之最强魔帝

把酒问流年

异界之最强魔帝

嗳菁

异界之最强魔帝

何时秋风悲画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