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一个滚(五)》。

猛然間樹上穿出一條巨蟒,朝著一人就飛去,眾人早有準備,催動手法法寶紛紛發動攻擊,巨蟒還未落地便被斬殺成好幾段了,落地后巨蟒身體冒出黑色氣體。眾人不敢靠近,就想在前進。

接著樹冠上不斷有兩米多長蛇落下,眾人催動法寶朝樹冠攻擊。忽然有人發出大叫,此時這些蛇已經從地面爬來,開始襲擊眾人。

這種黑色的毒蛇和周圍的一個樹木一個顏色,防不勝防,沒過多久被襲擊的人越來越多。范達一聲大喝,抽出金色寶劍向前躍起沖出,一邊沖一邊揮舞手中寶劍連續斬出一道道劍光。眾人緊跟范達身后,紛紛施展攻擊。不多時穿出了這片樹林。

眾人送了一口氣,互相看了一眼,只見有一部分人明顯比之前要老了一些。看來這些人都是被毒蛇咬傷的人。眾人讓張航用萬毒珠汲取毒素,卻發現沒用任何作用。被咬傷的人臉色難看,這種傷勢不可逆轉。年齡越大自身能爆發出的潛力就越低,這意味著他們以后的修煉道路就會越窄。

不過眼下顧不得感嘆這些,眾人稍作調整準備繼續前行,這時候草叢中又出現了地獄犬。眾人催動法寶,準備開路。這地獄犬身形極快,躲閃著各種攻擊朝著眾人沖來。

轉眼前已經有上千頭化神初期實力的地獄犬朝眾人沖來。眾人全力施展攻擊,擋下了數波攻擊。這地域犬身體強悍,就算化神巔峰實力也必須擊中頭顱才能一擊斬殺。否者只能重創,這些被重創的地獄犬翻身藏回樹叢之中。用不了多久他們的身體就能再回復過來,

“準備掩護我,我來突圍。”龐震一聲大喝。說罷亮出將近一百柄寶劍。御劍宗其他人也紛紛亮出六七十把寶劍。御劍宗在群戰中優勢極大,像張航連續射出法寶之后,便只能召回一件。但是御劍宗隨著修為的提高可以一次催動成百上千的寶劍攻擊。

接著龐震等人射出劍雨,眾人掩護,一時之間地獄犬也不敢進攻。不多時眾人前進了十幾里地,這些地獄犬緊緊跟在身后。眾人也不理它們,只要沖出了第三關,到時候地獄犬自然不會在跟來了。

張航放開神識,已經感覺到了第三關的出口。心中稍松一口氣。這些天張航還好一些,其他人全是靠靈石維持靈力。這里魔氣雖然不如入口那般濃郁,不過其他人也不好受。

身后地獄犬突然加速朝眾人沖來,眾人不愿久戰,此時御劍宗人靈力消耗七八成了,其他人也都是靈力消耗過半,在這里耗的時間長了,靈氣不支就真的喂了狗了。

嗷嗚——

眾人臉色頓時難看了下來,這個聲音是從前方傳出的。發出這嚎叫的地獄犬應該在合體期。看來這身后的地獄犬是要驅趕眾人到犬王身邊了。

雖然知道了地獄犬的計劃,可以眾人也沒辦法。只能硬著頭皮往前,到時候沖過了第三關的關口,就安全了。

不多時一頭如牛大小的大黑狗出現在了眾人面前。身后的地獄犬也不在前進。眾人誰也不敢動手,這合體期實力的地獄犬,一招足以斬殺一人。修行多年可不是為了在絕對實力面前送人頭的。

“門主,我們可以遁地過去。只是我一次只能帶十人,若是在多了,恐怕很難過去。”鼠五傳音給張航。

“好,一會他們動手,你便帶人遁地穿過。”張航欣喜,眼下傷亡最多的就是萬妖道門了,如今有機會用巧計躲過,自然不愿在動手了。

眾人盯著這巨大地獄犬,誰也不愿意開口。誰開口便是誰帶頭進攻。地獄犬悠閑的在眾人勉強走來走去。

打又不敢上,回頭跑不了。眾人只能小心戒備。突然間地獄犬猛的沖向眾人,眾人連忙散開躲避。

地獄犬中途又停下。戲弄的眼神看著眾人,接著口中噴出黑煙。這黑煙速度極快,片刻之后將眾人籠罩在其中。

張航傳音給鼠五帶人遁地快走。這黑煙中死氣濃郁,不多時眾人就感覺到了生命精氣的流失。接著后方的地獄犬也開始靠前,鉆進這黑氣之中。

張航感覺有東西朝自己沖來,一個閃身躲避,一只地獄犬躥過,張航躍起朝著地獄犬追去,手中魚刺直接刺穿地獄犬。

現在眾人散開了,張航換了身黑衣,蒙上面紗,然后抽出噬魂。眼中兇光大盛,噬魂剛出現便開始吞噬張航周邊的死氣。一絲絲死氣轉換為精純的魔氣反饋到張航體內。

“哈哈哈哈~”張航放聲大笑,眾人聽到這個笑聲紛紛躲避。

張航憑

但是在这种情况之下,秦辉却是表现得异常冷静,根本没有那些先前站在一旁的那些看客们所说的那种想法。

紧接着秦辉猛的眼中一凝,在这一瞬间被他背在身后的那把饮血剑却是不由自主的直接从那剑鞘当中出来,其中更是压抑着一种血色光芒。

在他出现的那一瞬间,秦辉更是双手紧握,紧接着,那饮血剑在秦辉的手中更是不断的旋转,一股异常强大的力量,直接从他饮血剑当中批了出来。

但看到这一幕之后,那站在虚空当中的郑贯之也是脸色表现......

他瞧了瞧少年的目光,立刻又于都是真的,每个字都像是一把刀

战争的烈火烧到哪里,那里便不得安生。

“嘿嘿,来了!”

炼狱之门西南两百七十里的地形相当复杂,但总体地势不高,因此叫落狱幽谷。落狱幽谷一角,清幽了数百年的峡谷再无法保持安宁,肥得看不到脚趾的大胖子兴奋着将一把药材搓成飞灰,然后他快速收敛起表情迎了出去:“五姐,阿勇,哎哟,五叔哇,您老怎么来了?”

阿勇的嗓门和块头一样大:“死胖子,你他玛就装,劳资不信你不知道。”

“知道?知道什么?”死胖子挠头,“家里没出大事啊,血影宗?也不太可能啊,这帮家伙虽然来了这炼狱之门,但怎么也轮不到五叔您老出面吧。”

阿勇正想说话,老者阻住他:“行了垂咏,炙血红莲鼎出现了,果然是被血影宗给抢走的,你五姐想问问你的态度。”

“态度?”胖子惊诧,“五叔啊,炙血红莲鼎虽好,但您老也说了,它现在是血影宗的,血影宗啊,这帮战争狂徒,躲都还来不及呢,您老让我去招惹他们?”

老者蔑视:“血影宗?狐假虎威的汉东两家也配叫血影宗?并且这是天赐良机,炙血红莲鼎此刻就在家门口,汉东两家居然拿它来提纯地脉融晶。”

胖子气得跳起来:“什么?蠢货,蠢材,蠢猪!暴殄天物,简直是暴殄天物!炼药的丹鼎居然用来提纯矿物,那宝鼎不得废掉啊?”

老者:“所以你五姐才想问问你的态度,这等宝鼎,毁了太可惜。”

“不是可惜,是折寿,折寿啊,五叔。”胖子义愤填膺但很快就又疑惑着冷静下来,“不过五姐,你打算怎么弄?”

英美女修靠上前:“还不止如此,虽不知汉东两家为何要如此多的地脉融晶,但综合来看,他们这次野心极大,超过五千弟子如数深入炼狱之门,采矿区域更跨越百里之遥,此外不单是炙血红莲鼎,据说还有几个矿鼎和提纯阵法在同时工作。”

胖子:“这么疯狂。”

女修:“这正是我们的机会,这帮憨货看来根本不知道炙血红莲鼎的价值,想来也不会太过重视,所以,我想要,垂咏,给个态度。”

胖子颓然:“唉,我的态度有毛用,他肯定不同意的。”

女修:“哼,所以才请五叔出来,我倒不信,他还敢用家主的名头来压五叔。”

胖子:“行吧,那我也去听听,好久没去看他了。”

女修带队翩然移往后山,那是家里的禁地,他们浑然不知自己已被汉东两家这帮战争狂徒彻底盯上,他们更不知将面临多大的危机。

地底,松大兴他们正在接受危机的考验。

激烈爆发的灵力波动,岩壁轰然坍塌的震荡感,嘶哑而断续的哀鸣都表明南京林遭遇很不好,一帮小家伙紧急冲过去救援。

求亿连呆住,卢小月呆住,左一飞冲到时同样吓得呆住。

阴魂不散!

使锤大汉竟循着线索找了过来,并且他还找了个筑基帮手。

两个筑基修士后面跟着四个炼气修士。

使锤大汉变得贼生猛,南京林贼惨,大汉一锤子就把南京林砸飞出去七八丈并把岩壁撞得乱七八糟,浑身浴血的南京林挣扎出来想逃,可他如何快得过筑基高手,大汉不上三个呼吸就追到南京林身边狠命一锤子。

“噗,救命!”

<

可就是這么一個家伙,明里暗里,縱橫馳騁,不知道多少名門望族或者大家族的公子哥們被他折騰。

從一開始的李玉龍張初,到后面的蘇杰、雷鳴。

再到后來的信愷、墨玉、蘇哲,甚至是英雄會的太子!

他總是那副玩世不恭的模樣,可一路踩下的年輕俊才,說出來恐怕能讓人驚掉下巴。

“你為什么會對他這么自信?芊芊,這個林肖,到底是什么人?”

李昂有些不能理解唐芊芊,為什么就會覺得,林肖在和黑爺的對抗之中,也能全身而退?

“他是什么樣......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一个滚(五)》。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剑忆长安

我是王帅帅啊

剑忆长安

关乌鸦

剑忆长安

我是王大龙

剑忆长安

墨染清安

剑忆长安

暖荷

剑忆长安

三三五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