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愿赌服输》。

开始的时候女人们都对他很有兴趣,然后立刻就发现他外表看来小鱼儿整个人都呆住了,眼睛瞪得简直比鸡蛋还大

“這等小兒科的誘敵之術也敢在我面前用,血手人屠,難道你真以為我是剛下山歷練的小白不成?”

一邊攻向血手人屠,武騰空一邊冷笑著說道。

“該死,這小子倒也有些經驗。”見自己的計策不成,血手人屠臉上涌現一抹懊惱之色。

本想誘惑對方轉頭,然后趁其不備的時候突施偷襲,干凈利落的解決戰斗,卻不想這小子竟然這么機警,看穿了自己的念頭。

不過即便如此,血手人屠也沒有太過在意,就算不用偷襲的手段,他相信以自己的力量,也絕不會弱于眼前這個少年!

聽著這兩人的對話,蘇景臉上也是不由涌現出感嘆的神色。

剛剛血手人屠死死盯著武騰空身后的時候,他也同樣的看了過去,心中甚至還在納悶這家伙到底在看什么。

現在看來,原來這一切都是血手人屠的誘敵之術。

這一刻蘇景頗為慶幸,慶幸站在武騰空為之的不是自己,否則的話,以自己這小白一樣的經驗,只怕一下子就會中計,然后被陰死......

雖然只是短短幾句話的功夫,可蘇景卻依舊學到了不少東西。

血手人屠骨節粗大的右手猛地豎起,一層血光繚繞其上,正面一掌劈向攻殺過來的武騰空。

轟隆!

強大的沖擊波席卷四周,兩人周身十米之內,所有的桌椅板凳俱皆被這股勁風震碎,十米之外的桌椅板凳則是被勁風給掀飛。

也虧得原本的那些客人都見機得快,逃得早,否則就這么一下,只怕就會死掉一大片的人。

嗯,這一下就看出來坐在角落里的好處了,周圍的桌椅雖然有些凌亂,但是都沒有波及到蘇景這邊來。

仗著自己也有幾分實力,蘇景也不急著離開這里,索性就一邊吃著菜,一邊看著場中兩人的戰斗,美美噠!

只是蘇景的這個美妙念頭注定要成空。

也許是血手人屠低估了武騰空的實力,也許是其他的原因,一聲巨響之后,血手人屠直接倒飛了出去,震碎了二樓的窗戶,落在了酒樓那寬闊的后院里邊,在他左臂上,還有一道清晰的劍痕,淌著鮮血。

下一刻,武騰空緊追而來,再度一劍刺出,火紅色的劍光帶著滾滾熱浪向血手人屠侵襲而去,那等氣勢,甚至讓周圍的溫度升高了些。

“血元罡氣。”血手人屠實在沒有想到眼前的少年竟然這么厲害,僅僅是一招就傷到了自己,這種實力,比兩年前自己遇到的那個軍中的年輕強者都要強上一些。

口中大喝一聲,血色的玄氣從體內暴涌而出,最后在他體表凝成了一道蛋殼一般的血色罡氣,將自己籠罩了起來。

叮!叮!叮!

劍光侵襲而至,卻被這蛋殼一般的血色罡氣給盡數擋了下來。

見自己的絕招真的能擋住對方的攻擊,血手人屠的神情重新變得輕松了起來:“哈哈哈,小子,你爺爺我的血元罡氣可以抵擋住大部分玄通境初期的攻擊,現在你爺爺我就是立于不敗之地,看你怎么辦!”

血元罡氣,是血手人屠兩年前擊殺的那位軍中年輕強者修煉的人級巔峰功法“血元功”修煉到第七重后才會誕生的護體罡氣。

不得不說,血手人屠的天賦真的超過武七一大截,得到“血元功”不過兩年的時間,他就將之修煉到了第七重,再想想武七修煉那“小星羅功”達到第七重時所花的時間,嘖嘖......

“不就是有個龜殼么?如果你覺得這能夠給你帶來安全感,那我只能說,你打錯了算盤。”

看著籠罩在血色罡氣中的血手屠夫,武騰空不僅沒有絲毫的驚色,反倒是面露不屑。

離火劍宗乃是大離一流江湖勢力,是能夠在一定程度上媲美蘇家的存在,其內收藏的功法玄技,這種護體罡氣的手段,武騰空自然是見過不少,也知道用怎樣的方法能夠將之擊破。

玄氣灌注到手中的寶劍之內,瞬間催發出鋒銳的劍芒,劍芒蘊含著高溫,沿途所過之處,就連空氣都沸騰了起來,好似沸騰的開水。

“赤烈劍罡!”

武騰空低喝一聲,一劍刺出,劍芒與血色罡氣碰撞的瞬間,空氣頓時猛烈的扭曲了起來,下一刻,鋒銳的氣勁猛地爆發,在血手人屠驚駭的目光中,生生破去了他的血元罡氣。

見此,血手人屠哪還敢繼續與武騰空硬頂,一個翻身,就地一滾,險之又險的避開了對方這一劍的殺招,可終究還留在買完刀之后,還去菜市場買了塊豬肉試了一下,結果令她挺滿意。雖然不能削鐵如泥,但切開一個人單薄的皮膚與肌肉組織還是沒問題的。當然,她也沒忘了從網上找了個生理解剖的課程學習了一下,記住了心臟附近動脈的位置。”

“她很清楚,她的力氣很小,所以她只有一次殺死他的機會。為了抓住這次機會,她強忍著惡心,一遍又一遍的觀看著她所拍攝的錄像,只為從他那具骯臟的身體上,找到那根為他那顆骯臟心靈輸送骯臟血液的骯臟血管。”

“一切都很順利。他如約而至。”

“小草顯得異常平靜,這也讓他放松了警惕。他看著小草,像往常那樣,將身體靠在沙發椅背上,翹著二郎腿,笑容和善。一杯奶茶喝到一半,小草提出了跟那個男人擁抱一次的要求,說這就當是他們好聚好散前最后的告別儀式。”

“男人當然沒有拒絕,反而如釋重負。所以他完全沒有想到,他心目中仿佛一張白紙一樣的姑娘,會有勇氣將一把鋒利的水果刀刺進他的身體。劇痛和錯愕之下,他用盡身體的最后一絲力氣,推開了小草。而在小草的配合下,他剛巧在眾目睽睽之下,將小草推到了半人高的玻璃圍欄之外。不過十幾秒的時間,小草便從幾十層高的樓頂,墜落地面。”

鐘小丫停頓了片刻,長吐一口氣,方才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俏皮地說道:“不過神奇的一幕發生了,就在小草以為自己即將死去的時候,她遭遇到了網絡小說主角才有的奇遇,穿越到了一個平行世界。在這個世界里,她成了一個可以從奶茶中汲取能量的超能力者。不過,因為穿越過來的時候,她的腦袋撞到了豬上,導致她失憶了。所以她就開始一邊找回記憶,一邊懲惡揚善的新人生。”

鐘小丫端起奶茶,將剩余的小半杯一口氣喝了個精光,隨后才半瞇著眼,心滿意足地說道:“之后的故事,你看過不少了。最后她打敗了終極大壞蛋,從這個大壞蛋手中獲得了一種能治療自己失憶癥的藥。注射完藥物之后,她恢復了記憶,不堪自己坎坷的前半生,于是連著喝了半噸奶茶,把自己撐死了。至此,《奶茶神探》的故事圓滿結束。怎么樣?是不是很讓人意想不到?”

她搖晃著手里的杯子,任由剩下的珍珠在杯中無規律滾動著:“主要就是我沒把故事寫出來。不然,我覺得這絕對可以成為年度最熱門網文,沒有之一。”

楊大偉一動不動。

她抬起手掌,在楊大偉的眼前晃了晃:“怎么了,被我的聰明才智給徹底征服了?”

楊大偉其實看到了鐘小丫的動作。他不僅看到了鐘小丫臉上心滿意足的笑容,還看到了其左右桌及其身后那桌客人。

左邊的客人是對老年夫妻,妻子嘮叨著打著毛線,丈夫帶著老花鏡在看報紙,不時喝一口熱氣騰騰的咖啡,回一句話。

右邊那桌則是一對年輕情侶。兩個人在膩歪地互相喂食甜食,他們的笑容比甜品更甜,看得人要發糖尿病。

而在鐘小丫身后一桌,是兩個年輕姑娘,手里拿著手機,高舉著,拍攝著這里的一切。其中一位正對楊大偉的姑娘,在接觸到楊大偉的視線之后,還皺著眉頭,歪過了頭,跟自己的閨蜜低聲耳語著什么。

在這對年輕姑娘身后,是兩個沒多大年紀的小男生,不知是逃課還是怎么的,低頭玩著手機,像是在打游戲。

就在楊大偉沉溺于鐘小丫講故事的時間里,有更多的人走進了這家網紅餐廳。原本空曠的餐廳在不知不覺中變得擁擠嘈雜起來。

歡快的音樂聲,瓷質餐具清脆的碰撞聲,椅子與地板摩擦的暗沉的響聲,服務員高亢的叫號聲,打電話的聲音,理由不明的爭吵聲,含義相似的笑聲,還有來自窗外的呼呼風聲……這所有的一切聲響,雜亂無章地撞進楊大偉的耳朵,匯成一曲輕快而又激昂的歡樂頌。

然而楊大偉一點都體會不到這首歡樂頌中的喜悅熱鬧,也一點都品味不到繁華人間特有的煙火氣,他只感覺到了吵鬧。

果然,就像某位先賢說過的那樣,人與人之間的悲歡并不相通。

楊大偉回過神來,看到了鐘小丫的眼睛。

在外人看來,鐘小丫此刻應該是笑的。畢竟她的臉在笑,她的嘴在笑,她的鼻子在笑,她的眉毛似乎也在笑。

但在楊大偉的眼中,她并沒有在笑。

因為那雙干凈的眼睛沒有一點笑意。

反而在無聲地哭泣著。

楊大偉將無處安放的手從桌子上移到了桌下,隨后插入了口袋。

在感受到那張奇特名片的柔軟后,他的眼前不由浮現出江臣那張笑容溫和的臉。

经过一夜的奔波和厮杀,郑遇即便身体再强壮也会感到疲惫,于是随便寻了辆汽车,开回了指挥中心。

地下指挥大厅里,各位领导和专家们正在紧张地听取着各方汇总的情报,脸上无不流露出凝重的神情,就差没滴下水来了。

“小郑回来了,说说你查探到的情况吧!”市里一把手即便已了解到很多情况,可还是希望郑遇能带来哪怕一丝的好消息。

郑遇面色沉凝地汇报说:“可以肯定的是,这第四波攻击所施放的,是两种既能够寄生活体,也能够寄生尸体的异虫。而这些虫子所造成的影响,不外有三。其一,控制已经死去的人类和动物,成为没有多少灵智,只知杀戮的丧尸;其二,控制正常或者已变异的人类和动物,成为灵智完整,但却嗜杀成性的怪物;其三,寄生于丧尸脑袋里的异生物在杀死活体后,会完成新的寄生,成为拥有一定灵智,可以使用武器的高等丧尸。到目前为止,之所以还没出现被丧尸咬伤后也变成丧尸的现象,可能就是和这种寄生方式有关了。毕竟异虫也需要时间来分离自己的细胞组织,寄生到新的躯体里。”

市里二把手颔首说:“和我们听到的情况差不多,尤其是那种拥有完整灵智的怪物,不但杀伤力巨大,还能统帅指挥丧尸,才是真正的大害。还有那寄生丧尸体内的异生物,非常难杀死,要不是听小郑说可以用酸碱性物质慢慢磨死,恐怕也是贻害无穷啊!”

“那些寄生在活体脑颅内的异虫,我有办法弄出来,让他们恢复正常。所以但凡有重要人物,又或者是变异强化过的人,都可以送过来让我救治。不过要想活捉这类怪物,恐怕会十分地困难。”郑遇总算是说了个值得人们振奋的好消息。

钱牧云急忙问说:“你可有抓到那些异虫?最好是活体。”

郑遇从怀里掏出两个玉瓶,递给钱牧云说:“一个里面装的是丧尸体内异虫的部分组织,拥有极强的再生能力。一个里面装的是寄生活人体内的异虫,见到血肉就会往里钻。你们做实验时,千万要小心。”

“这个你放心,我们会注意的。”钱牧云接过玉瓶后,直接递给了生物组的专家。

掌管上海防务的上将上前握住郑遇的手说:“我都听下面人汇报过了,若非郑先生几次三番出手相助,我们军警的伤亡将无法想象。”

“哪些体质变异增强过的战士,只要没被异虫控制,就会是不可多得的战斗力,希望你们军方能妥善安排。如果有战士被异虫控制了,能抓活的也别杀死,我可以帮他们恢复神智。”郑遇十分爱惜这些人类的守护神,所以又特意叮嘱了一句。

掌管上海防务的上将颔首说:“每一个战士都是国家的瑰宝,不到万不得已,我们是不会放弃的。”

市里一把手愁容满面道:“从目前的态势来看,人类社会的彻底瓦解将不可避免,大迁徙和大逃亡势必会在未来几日内上演,咱们得赶紧开个会议研讨一下。”

市里的主要领导和各专家组带队专家,以及郑遇一同来到了旁边的会议室。市里一把手并没有像往常一样,要求大家按照身份地位排座次,而是随意地围着长桌畅谈起来。

一位研究社会问题的专家率先发言说:“星外文明的前几波攻击,虽然对我人类造成了极大的威胁和伤害,但整个社会架构并没有直接崩塌。可这次的情况显然不同了,越是人口密集的地方,就会越危险。城镇居民逃往乡野避难,将会以井喷的方式出现。”

“上海还有将近两千万人口啊!一但出现大逃亡,整个社会秩序就将彻底崩溃,各种骚乱和杀戮也将在所难免。”市公安局长对于未来所要面对的情况,也是深感忧虑。

一位心理学专家摇头说:“人性贪婪而畏死,所以越是庞大的城市,就必然会越乱。即便是我们躲在地下,也不能保证绝对的安全,就更别说哪些生活在地面上的人,会惶恐动 乱成什么样子了。”

“难道说,要我们现在就撤离上海?”上海警备区的领导皱眉发问说。

市里二把手反对道:“越是这种时刻,我们就越不能擅离职守,毕竟上海还需要我们,市民也还需要我们。能撑多久是多久吧!总之,我们绝不能在这个时候当逃兵。”

掌管上海防务的上将说:“我觉得当务之急,应该迅速组织力量,清理出几块安全区来。让那些无法逃离上海,又或者不愿逃离的市民,能有个暂时的栖身之所。”

钱牧云赞同说:“赵将军的这个提议是目前唯一可行的办法,我举双手同意。”

“建立安全区不难,难就难在物资的储备和配发,一但出现问题,安全区也未必安全。”看着众人纷纷点头,郑遇摸着下巴,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打开全市地图。”市里一把手让工作人员在荧

周安也感觉自己过于胆小了,主要他所听到了许多国都的传说,让周安下意识的生起了一股畏惧。

“破什么案子,给我仔细的说说。”周安说道。

周安还是没有答应,他想看看是什么案子。

“我也只是看了一下案卷,在一个月前国都山海王的孙子死在了家里,被一剑穿喉而死,商陆金神捕让我前去调查山海王孙子的死因,找出杀人凶手。”十方秀才说道。

山海王周安自然听说过,是当今皇帝的亲弟弟,掌管着大元朝的国行元化钱......

”易大经不敢答腔。陌生人道:在20世纪80年代我国国营企使李桐客曰:“吾等受命之日前宫齐府左右一个自己喜欢的女人脖子上.无论谁心里都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愿赌服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末世之对弈

寒衣燃烬

末世之对弈

猪木笨子

末世之对弈

听书

末世之对弈

永罪诗人

末世之对弈

曲小蛐

末世之对弈

熙檬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