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你还挺会占便宜》。

这陌生人呢?他是不是真的像传夫是真硬的,譬如……"小鱼儿

高谷,字世用,揚州興化人。永樂十三年進士,選庶吉土,授中書舍人。仁宗即位,改春坊司直郎,尋遷翰林侍講。英宗即位,開經筵,楊士奇薦谷及苗衷、馬愉、曹鼐四人侍講讀。正統十年由侍講學士進工部右侍郎,入內閣典機務。景泰初,進尚書,兼翰林學士,掌閣務如故。英宗將還奉迎禮薄千戶龔遂榮投書于谷具言禮宜從厚援唐肅宗迎上皇故事谷袖之入朝遍示廷臣曰武夫尚知禮況儒臣乎!”眾善其言。胡濙、王直欲以聞。谷曰:“迎復議上,上意久不決。若進此書,使上知朝野同心,亦一助也。”都御史王文不可。已而言官奏之。詰所從得,谷對曰:“自臣所。”因抗章懇請如遂榮言。帝雖不從,亦不之罪。二年進少保、東閣大學士。易儲,加太子太傅,給二俸。應天、鳳陽災,

一声嗡鸣,五元宇宙溃散消失,再次变回了一张符箓,落回了季辽的掌心。

轰隆一声雷鸣炸响,化作了纯粹雷之形态的季辽砰然落地,大片大片的雷霆铺洒开来,盖满了整个石台的地面。

再看整个石台,又哪还见得那个中年男子的影子。

所有人都呆愣在了原地,整个山坳静的落针可闻。

季辽一出场就带给了所有人极大的冲击,他先是一击击败了一个天宫神将,再然后是已雷霆手段,在诸多天宫神将的手里取一人首级,接着是三百根仙骨,灭世者的身份......

这本是武林中的第一美。路小佳看着他,微笑

第73章 童貫整軍

第一次拜見童貫,去掉必要的禮節上的寒暄,兩人的談話就非常寡味,哼哼哈哈。雙方都是各懷心思,不斷偷眼打量對方的人材氣度,各自驚詫莫名。

童貫非常詫異眼前安兆銘的年輕和英姿勃發。小伙子不但長得帥氣,孔武有力,而且雙目幽邃,深不可測,竟是個狄漢臣那般的“人樣子”!

童貫有些恍惚,他這一輩子閱人無數,能有安兆銘這等氣度的人物寥寥無幾。不但本朝蔡相嫌有狹隘,便是放在前朝,拗相公略輸飛揚,司馬牛稍遜敏捷,蘇子也是略癡矣。

原來童貫是個自負善相之人。他昔年去杭州,一見蔡京便驚為天人,此后不斷向趙佶薦舉,一路把蔡京送到宰相位子。事實上,大宋彼時人材,也的確無逾蔡元長者。

安寧則是對童貫的陽剛、冷冽暗生警惕。因為童貫的這份冷冽,掩藏極深,表面卻是一團隨和從容,絕無殺機流露。但是安寧知道,眼前之人,絕對是個殺伐狠決的混蛋。

歷史上,童貫是個很特殊的人物。他雖是太監,卻沒有一點太監的模樣。不但面色黢黑,還生著胡須,陽剛之氣十足,這可能和他年近二十歲才凈身有關。

其人身軀魁梧,聲如宏鐘,望之似乎是個粗人,以致遼人都被他迷惑。然而他卻老謀深算,心細如發。而且為人仗義,頗有度量,竟然允文允武。

當日用兵河湟時,童貫為監軍,軍行湟川,卻收到趙佶的退軍上諭。原來卻是宮失火,趙佶以為不祥,欲止西征。童貫看后就把上諭塞進靴簡,對主將王厚說官家催戰。

此戰一舉收復青塘四城,童貫因此遷升襄州觀察使。此后又請纓出使遼國,一探虛實,半道上巧遇馬植,終于促成宋金“海上之盟”,相約滅遼。

便是這次南討方臘,百萬之眾就被他短短三個月里摧枯拉朽般粉碎殆盡。若非伐遼出了問題,他童貫當真坐實了天下太監第一人的寶座。

然而安寧還曾讀書知道,童貫掌兵后,軍中多有不法事縱容。不但貪墨軍餉習以為常,爭功、或者虛報戰功、戰損的事情也頻頻發生。

而且伐遼后,童貫就開始愛惜羽毛,早已失去前時銳氣。太原之失,靖康之恥,都和他童貫的尸位素餐、恃惡養奸大有干系。

在安寧看來,斯人實在死不足惜。但是如今,安寧還不能拉下臉和童貫玩清算。如今安寧想要的,還是斬首俞道安的軍功,好從側面洗脫自己誅殺折可存的嫌疑。

童太尉想要盡快壓下軍中的各種泛起沉渣,免得亂了陣腳。那他就必須捏著鼻子認了安兆銘的這份軍功,為他浙東諸將留下回旋的余地。

所以,安寧的敘功就很簡單,毫無疑義。因為俞道安的首級就在洪七手上攥著。

童貫仔細看看,的確是人頭。但究竟是誰的人頭,他也鬧不清。不過想來他安兆銘還不敢在這些事上搗鬼,浙東諸將都在披星戴月地趕來,一驗就知的。

再就是肉松的樣品,安寧左思右想,還是拿了出來。起碼在西軍北伐時,能吃到一些可口的軍糧。果然童貫嘗過以后,雙眼大方光芒。

雙方商討的供貨價格定在五十貫一石,當然有十一的抽頭要返給童太尉,這就等于合作伙伴了。所以安寧覺得,現在可以和童太尉求個情。比如,外面潑韓五的事情?

“對了,太尉,小子觀衙門外鎖拿的潑韓五頗是一條漢子。如今卻奄奄一息。小子心折其人,不知能否說個情面,放他下來走動一二。嗯嗯,小子略懂醫術,愿為他施救則個。”

“啊?潑韓五又怎么啦?這些兔崽子,每日就喜歡來去折騰,咱家實在照應不過來。沒甚大事,你就帶他調理去吧。”童貫甚至連想一下潑韓五所犯何律的心思都沒有。

這個辛興宗!搶人家這么大的軍功,不知道遮掩一下也罷了,還要苦苦相逼。實在太不識體統!或者說這次浙東之事,總要有人受發落頂缸的。

第二天宣撫使臨時衙門就舉辦了一場盛大的慶功會議,不但安寧參加了,連宋江、潑韓五都來參加了。

你說這事鬧騰的!幾乎所有身在浙東的將領,心中都是惴惴不安。搶軍功沒什么,搶出人命來,事情就大發了。

而且那折可家族,歷來是大宋河東屏障,世襲一百六十年呢。家中子弟沒死在對敵的戰場上,卻被自己人禍害了。

最后究竟會掀翻多大的濤浪,委實沒人能夠估算。

這跟前些日子搗鼓海州靖海忠義軍還不一樣,那支隊伍,本來就是盜寇,無非朝廷招安他們過來當炮灰而已。他們若是本分了,自然無人理睬他們。

但是他們卻還要搶軍功?盜寇就是盜寇,哪怕招安了也是盜寇!一日從過賊,一生都是賊,殺了也就殺了。

沒見對面的安公子,也從未提過一句怨言嗎?

何況,此前給他們的軍功補償已經很不錯了。還有這次的魔教教主俞道安的軍功,依然都是他們的,并沒有人取來爭搶。<

“那行,咱们先去利州。”

“去利州?去金州更近一些呀!”

“你知道路?”

“自然知道,我们作为杀手,天下各地都去过。有些特殊任务在别的国家,我随师父去过最北的流鬼国,最南的真腊,最东边新罗,还有西边西突厥。”

杨义愣愣的看着这个杀手头子,没想到这小子能走那么多地方,真没看出来,他还去过传说中的流鬼国。这个国家就是后世的堪察加半岛,在这时候去的话是非常艰难的。

“那行吧......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你还挺会占便宜》。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皇末

逍遥贤者

皇末

一蓑烟雨dj

皇末

灵魂的假面

皇末

八爷党

皇末

最爱吃凉糕

皇末

安瑾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