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斗法声(第三更,求红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tameili.net
     斗法声(第三更,求红票) (第1/3页)
    

王初一也不知道这是个什么情况,强装镇定,喝道:“冤孽,朗朗乾坤,你竟敢害人性命,还不俯首认罪?”

“哞……”牛怪长叫一声,仿佛心有不甘,又似满腹冤屈要述。王初一手里捏着感应阴差的符纸,此符现在没有丝毫异常,暗道:“这阴差怎么还不来?”只得继续装下去。

王初一正色道:“孽畜,莫不是你觉得本差冤枉了你?那你有何冤屈,且说来听听,是非曲直,老爷我自有公断。”

牛身上翻滚的雾气开始变化,逐渐组成一幅幅画面。

画面中显示,那是一个市郊的院子,每天来来往往很多车辆进出,进去的时候是牛,出来的时候是肉,原来这是一处屠宰场。

屠宰场宰杀牲畜是不造杀孽的,相反,还能帮助这些牲口摆脱畜牲道,早入轮回。可看着看着,林骁都不禁捏紧了拳头。

画面转到屠宰场内部,有个膀大腰圆的人在训斥员工:“灌,给老子有多少灌多少,不能停。”说话的正是朱大良,想必他就是这个屠宰场的老板。

白天,员工们就将1米多长的管子从牛的鼻孔插到牛的胃部,通过管子向牛的体内注水。在接下来的整整一夜,十多个小时,他们会不间断的给牛灌水,这些牛不到被宰杀前,管子是不会拔掉的。

林骁看到,因为长时间被注水的原因,这些牛的肚子被撑得滚圆,浑身变得浮肿,当身体承受不住这么多的重量和痛苦时,很多牛都跪倒在地,眼泪长流,整个屠宰场就像修罗地狱般,不断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

王初一和林骁瞬间明白了,原来这朱大良是个卖注水牛肉的黑心老板。

林骁知道朱大良这样做的原因,他以前看过一期电视报道,上面说如果是把水直接注射到宰杀好了的牛肉上,等肉拿到菜市场贩卖时,要么肉上面湿湿嗒嗒全是水,要么色泽光亮不粘手,卖肉的不被打死也要被罚死。所以朱大良才用这么残忍的方式给活牛注水,灌的这些水经过牛的消化系统慢慢地渗透到牛的血液和细胞里,才能保证不被发现。

牛是颇具灵性的动物,平常憨厚老实,累死累活,也从不暴躁,脾气很是温顺,但将死之时,还要受此磨难,再好的脾气也被磨没了。

王初一指着朱大良怒骂:“天理难容,天理难容啊!难怪冤魂凝聚,要来寻仇。”

而牛怪此刻竟跪倒在地,牛首俯拜。他师徒二人全然不知如何是好,想不到要救之人竟是这般龌蹉,他们也是汗颜。

突然,王初一手中红光闪烁,符纸迅速发烫,这是阴差逼近的征兆。林骁见状也是着急万分,连打眼色,问师父该如何是好?

王初一仰天长叹:“哎,也罢也罢,但愿日后狗日的朱大良能多行善事,累积阴德。”然后对牛怪说道:“本差怜悯你之遭遇,你在此等候我二人,且把这恶人送了地府,再回来给你寻一个好去处。”说完,手上的符纸已经开始燃烧,三人转眼飘回监舍,将朱大良还魂。

等林骁本人附体之后,耳边还传来一声更加悲鸣的吼叫:“哞……”

此后几天,林骁压抑无比,每天靠繁重的体力活儿来麻痹自己,完成了任务不说,还接着干个不停。他觉得就是对不起那些牛魂,没让他们报仇不说,还将他们悉数送往了地府。

反观朱大良,当日被吓得跪地求饶之事,只当做了个噩梦,还拿着到处去和人吹嘘,根本没有悔过的意思。林骁看他那副死性不改的样子,心中懊悔不已,怎么救了这么个家伙。

王初一开导他,人在做,天在看,人贱自有天来收,就算他侥幸逃过这场,往后也没有好日子过。

林骁不是那种死脑筋的人,仔细一想也明白过来:就算提前知道朱大良是这么个货色,在生死关头自己不能救他了?

答案是否定的,因为林骁就是这么个心善的人。绝无可能眼睁睁看着一个大活人被折磨致死。

这是林骁的本性使然,也是王初一传承道统最看重的一点,故而往后传授道法时显得格外认真和尽心。

寒来暑往,林骁来东山监狱整整三年了,这三年,林骁已经把身体锻炼的如钢铁般坚韧,每一块肌肉都充满爆炸力,流畅的线条,黝黑的皮肤,无不显示出这幅身躯的主人是多么的刻苦。

道法上,王初一对林骁的点评就是四个字:随心而发。在梦境里,林骁对道术的运用已经到达了一个全新的高度,面对王初一层出不穷幻化出的各类邪魅,凡一出现,转瞬间便能找到克敌制胜的道术御敌。

而拳脚方面,最开始王初一纯粹在喂招,一招一式打的有板有眼,而后,林骁的天赋爆发,融会贯通全部招数,还能自创些实用技战法,不消片刻,就把王初一给完虐。现实中偶尔和监区其他罪犯玩儿闹,林骁时不时的来一下,瞬间就把人制服,搞得旁观者啧啧称奇。

三年间,张惠芬雷打不动每月来会见一次,每次来都会一百两百的给他上点儿账,当看到儿子越来越黑,手越来越粗糙时,知道这是下苦力受的苦,想着想着就掉眼泪。

随时来看他的,还有文婧,这姑娘只要凑到假期都会跟着张惠芬一起来看他,每次都故意装作没心没肺的乐呵模样打趣林骁,给他讲大学的学业,讲认识的朋友,讲省城的繁华,只等他一出来,就带他去省城好好玩儿一圈。林骁把所有恩情都铭记于心,对父亲的牵挂也压在心底,只待刑满,哪怕受尽千般苦难也要回报亲人。

就在此时,一个好消息来了,林骁获得减刑了。

吕飞看着手里的一批减刑名单,颇感欣慰,因为他看到了林骁的名字。说实话,他是非常喜欢林骁这小伙子的,踏实、努力、善良。尤其在后来的改造中,他根本没有过多的关照林骁,林骁的表现实在太无可挑剔了。现在,林骁顺利的减了刑,马上就要能离开监狱,他也是打心底里感到高兴。

很快,监区公布减刑名单,林骁看到自己减刑九个月,内心激动无比,这相当于把余刑都减完了,也就是说,明天就能回家见到爸妈了。

而且减刑名单上,王初一也在上面,减六个月,林骁得了消息,立马就跑去把好消息告诉王初一。

王初一高兴的说道:“臭小子,你先滚回去,等我几个月以后出来,咱爷俩一起闯天下,一定要把玉虚观发扬光大,完成你师祖的心愿。”说完立马又叹了口气:“哎,可惜我一大把年纪,就怕时间不多了。”

林骁说道:“师父,您老人家一定长命百岁,我们努力,把玉虚观打造成全国最有名的道观。”

王初一生气的给了林骁头顶一巴掌:“你小子咒我呢?老头我都九十出头了,活一百岁怎么够?”

“好好好,您老人家长命两百岁!”林骁说:“咱们师徒联手,总有一天,要让玉虚观力压茅山、龙虎山、终南山,成为道门第一。”

王初一刚才还憧憬着美好未来,满脸潮红,听到林骁说要力压茅山,就尴尬起来。玄阳子一身道术出自茅山,做徒子徒孙的,如何敢向祖庭发起挑战,而且,多半也没这个实力啊。

对了,还有玉简!这孩子领悟道术之快,堪比天才,现在自己已经教无可教了,不如把这玉简传给他,让他去领悟,是个机缘也说不定啊。

王初一看着林晓,眼神越发的炙热。林骁也发现的王初一的眼神不对,问:“师父,你干嘛这样的看着我?”


     中方也多次邀请欧盟及成员国驻华使节访疆,没有成行的原因确诊病例563:女,52岁,现住广陵区恒大翡翠华庭。历史充分证明,人心向余人吃上“旅游饭”。”内蒙古乌兰察布市察右中旗科布尔镇大马库联是班禅时隔16年,第二次到访四川涉藏州县。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tameili.net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