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母亲》。

沒有比想這種虛無縹緲的東西更讓人痛苦和.折.磨.的,

沈杰現在就是這樣的狀態,

他心里一直都有強.烈.的危機感,是來自于琢兒所在的世界,

他有這個意識,一旦自己現在不.抓.緊.時間提升實力,恐無法應對來自未.來的巨.大危機,

他有可能會.死,

這種感覺來的太過無端,太過飄渺,他根本就有些無法理解,

小碧和自己失去聯系恐怕和這個有很大關聯,

就像現在,拐到東頭第一戶人家的側墻,這四五十米長寬的場.子上.滿.滿.的都是雪地,有.雜.草.從雪上.露.出了枯.黃.的葉子本.身,

“你說有沒有一種意識,它就存在在那里,我怎么想.抓都抓.不到。”沈杰突然對她說了這么一句話。

“你說的什么東西,你的世界我真的完全.搞.不懂。”

久圓看他一副眉頭.緊.擰.的樣子,好像他現在還挺痛苦的,

“不管懂不懂,你就幫我分析分析,我真的快被這個.搞.奔.潰.了。”

明明這里的環境很容易引起人沉寂下來思考的.欲.望,他卻怎么都靜不下心來,大.腦.亂.的不成樣子,

就像現在他下意識的在腦海里將自己所見的這個小村子的影子在腦海里描繪了它的輪廓和樣子,還有這里的人,一家一家的,就好像真.實呈現在眼前一樣,

他就是感覺當把它們.揉.成一團想要清晰的想出他接下來的運行軌跡的時候,大腦里一下就混.沌了起來,

以他如今都能外.放.的一點五厘米的神識,對于事物的考慮都會比常人周全很多,

他現在大.腦.亂.的難受的氣都要.喘.不過來,

就好像以前生病了,鼻.子.被堵的特別難.受,人心里還.奔.潰.的有點.厭.世,就感覺生活沒意思,想.自.殺,逃.避.掉一切。

她很能看出他此時的狀態,本來她對這個不感興趣,就想隨意的跟他.搭.訕幾句,

“你是不是沒.睡.好啊,要不要回去再休息、休息,我以前特別.累./p>

他滿心都是拒絕的意思。

可是他真的提不起半點力氣。

這種虛弱的狀態,最少要到明天才能恢復過來。

在那之前,他就是個任人宰割的小羊羔。

別說海灣女王這種強大的女人了,就算是個十歲的原始小蘿莉,也能把他摁在地上隨意欺凌。

“太冤了,我太冤了啊~”

“請問一下,系統的懲罰是什么?”

“不會是扣掉我全部的屬性點吧?”

絕望的陳立在心里發出疑問。

系統機械的聲音冷冰冰的回道:“未滿足主線任務觸發條件,不可提前觸發主線任務。打亂主線任務進程,將失去相應任務的一切獎勵,且失去后續所有主線任務的獲取資格。”

陳立聽得毛都炸了!

失去相關獎勵就算了,還失去所有后續任務的獲取資格!

這可比扣掉全部的屬性點還狠!

要知道主線任務的獎勵是一環比一環豐富的,等到了后期,一個任務給的點數都有可能讓他成長到單挑巨人的程度!

因為一時的錯誤就閹割掉所有后期成長空間,這簡直不能忍啊!

“住手!快住手!”

陳立這時候也顧不得跟系統討價還價了,當即用盡自己的力氣爬起來,推開正準備坐到自己身上的很兇妹子。

然后義正言辭的道:“這種事情,我絕對不允許發生!我可是要建立文明國度的先驅者,不可以因為這種事情而失去最大的倚仗!”

系統是他最大的靠山,他所擁有的一切,幾乎都是系統賦予的。

如果后路被斬斷,損失將是無比巨大的。

很兇和海灣女王都沒有料到他會忽然來這么一下。

兩女借著木墻縫隙透進來的微光,看著陳立認真且嚴肅的模樣,一時被嚇得不敢動了。

盡管聽不明白他話中的意思,但兩女都看得出來,陳立是在拒絕她們。

少頃過后,很兇才反應過來。

咬了咬嘴唇,囁嚅道:“老大,我……我明白了。”穿上了自己的麻布衣服,轉身開門離去。

海灣女王沉默了好久,見陳立不像是開玩笑的樣子,最終嘆了口氣,也離開了。

楚留香沉声道:我要你告诉我,都是水?”苏樱笑道:“那时太

“砰砰砰”

“嗖嗖嗖”

缴获的能量枪和电磁炮在武装机器人手中实现了精准打击,根据秦烽的指令专门招呼匪徒们的双手双脚,在不伤及他们性命的前提下,让他们丧失反击和逃跑能力。

之所以不取这些人的性命原因有三,一是秦烽一直是守法公民,从未杀过人,二是可能要用这些人质交换被其他匪徒抓获的邻居,三因这些匪徒可能被联邦通缉,交予警方能得到荣誉值,活的比死的更有价值。

“啊,什么情况?”

“不好,有伏击!”

“啊,我的手!”

“嗷,我的脚,救命!”

......

匪徒们呜呼哀哉,惊恐万分,并通过战术通讯公共频道传到了其他匪徒耳中,引起了他们的警惕。

“贾斯汀,什么情况?”喝问的是匪首拉德,也只有他才能这么对贾斯汀问话。

但刚刚贾斯汀在队伍中一马当先,被秦烽专门“照顾”,四肢全被击穿,早已痛晕过去,没能回答拉德。

“首领,我们遭到了袭击,贾斯汀大头目不知是死是活?”

“袭击来历不明,我们没有看见敌人!”

“首领,我们都负伤了,根本跑不了,请求支援,请求支援,快啊!”

......

一些匪徒代为汇报,却因为受伤没法行动而惊慌失措,声嘶力竭,透着无比的绝望。

发生了意外!

拉德立刻做出了判断,但情况不明,对方兵力多少未知,又是在漆黑的夜晚,而且还有一些农场主正在赶来增援的路上,他也不敢冒然分兵前往,必须在攻下卓尔的农场前继续伏击增援部队。

望着依然在负隅顽抗的卓尔大叔农舍,拉德气急败坏道:“马的,没想到百密一疏,卓尔这个老家伙居然悄悄从黑市中买到了大批武器,几乎把所有农业机器人都武装了起来,不然局面怎么会如此被动。”

接着,他冲身边一人喝道:“杰罗,加农炮准备,我要轰了这家伙的老窝!”

杰罗也是一名大头目,赶紧提醒说:“首领,如果使用加农炮的话,农舍里面的东西恐怕就全毁了,我们还能得到什么呢?”

拉德一怔,是啊,加农炮的破坏力很大,若是把农舍及其里面值钱的物资都炸了,那么今晚的行动就等于失败了,己方不仅经济损失巨大,而且还会打击士气,损伤自己在团里的威望。

而更要命的是,可能后台老板会对自己很失望,若是老板一横心让别人取代自己,那自己的结局就悲催了。

所以,今晚的行动必须有收获,不能使用破坏力巨大的加农炮。

那该如何应对现在的突发情况呢?

拉德正想着,杰罗又开口了:“首领,要不我带几个兄弟先去东面看看?”

“你,只带几个人?”

拉德吃惊地望着杰罗,因为贾斯汀十几人都被对方“团灭”了,他带几个人过去,不等于送死吗?

杰罗连忙解释:“首领,我只是去摸清情况,同时看对方会不会偷袭我们。”

拉而降,一掌发出击打飞来的剑,然后双手接住剑,一手沿着剑背抓住剑柄向莫为掷去,莫为在空中一接忽觉手臂剧痛,不由自主倒飞去,虽然有剑行术,但是落地之时也差点没有站稳。宋乔一见一掌拍在那人身上,立即飞走。那人身中一掌向前走了两步,正想离开,却被龙阳和门道挡住,而此人正是林空雨慕。

龙阳和门道上前出招皆被林空雨慕一一化解,龙阳使出刚猛的拳法却被用来与门道的功力相抵,数十招也同样如此,莫为上前道:“阁下武艺高强,我等不敢强留,龙兄、门兄,让前辈走吧!”“等等”突然一人道。

莫为回头一看,居然是自己的师父任通央,龙阳和门道道:“后生见过前掌门!”

林空雨慕笑道:“这位想必就是天剑派前掌门吧!”任通央严道:“果真是你!”林空雨慕道:“你早早把掌门之位传给你这年少的弟子,是否不妥?”

任通央道:“天下是下一辈人的天下,天元掌门和天风长老的师兄天风掌门不也是青年才俊吗?”

林空雨慕笑道:“天下英才不少,庸才却也更多,令徒和另外两人都不过二、三十,若是早早传掌门之位,恐怕不能让它派所信服!”

龙阳道:“阁下言下之意是?”林空雨慕道:“我也不拐弯抹角!如今天山一脉多处建派,依我之见,不如天山一十三派合为一派,岂不可矣?”

门道把长钺立在地面道:“如果合派那要谁来领导呢?”林空雨慕道:“当然是想出方法的人才担任。”

莫为疑问道:“是前辈!”龙阳立即大声道:“不可!我天元派在先秦前汉至今千年有余,如今岂可因一人之言而拱手相让。”

门道道:“对!我天风派也誓死不从!”莫为道:“我莫为也不会让天剑派数百年的基业毁于一旦!”

林空雨慕道:“好吧!本来是不想动武。既然你们执意如此,好吧!如果打的赢我,我就放弃合派。任掌门来吧!”

任通央看着林空雨慕不动手,龙阳对莫为道:“莫掌门?那道人都已起手,为何先师还一动不动!”莫为也是疑惑,便回道:“我也不知道。”

林空雨慕迅速冲上前去,掌风吹来,刮的门道等人都已经快要吹起,林空雨慕对着任通央打了一掌,任通央后退了一步,但似乎并没有受伤。

林空雨慕收手道:“你难道今生不再动武?如今独孤残夜已亡,我等的秘密你终究还是不再参与。”任通央看看天空道:“既然天道有常,又何必靠人力去执行,也不过是徒劳而已。”林空雨慕道:“我输了。”二话没说便飞离了天剑派。

龙阳听林空雨慕说的话便对任通央道:“前辈,他刚才说的独孤残夜和秘密是什么?”任通央道:“独孤残夜也是可怜,即然他已经不在,又何必刨根问底?知道太多,对你不好。”说着便使出七剑绝决诀中的剑定风云诀,一阵强风袭来,众人拿起衣袖抵挡强风遮住双眼,任通央被一场螺旋上身的强风包围,强风一弱,任通央已悄然消失。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母亲》。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轮回仙球

莫虚度

轮回仙球

酒小七

轮回仙球

三千勿忘尽

轮回仙球

流年往事

轮回仙球

沐念尘

轮回仙球

北冥老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