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到底谁中计了?》。

《南极之恋》里也有很多戳动人桌旁,一面在吃,一面说话:你

德克里特回头瞥了一眼明思远和蔺峰,“你们今晚就好好休息,一有消息我就来通知你们。”

明思远和蔺峰还没从秦泽死亡的悲愤中缓过来,只是麻木的对德克里特点点头。

据说那一宿,右贤王大帐之中吵翻了天,左贤王一口咬定他的那部悍马营失踪和豹千军有关,要求严惩明思远和蔺峰。

右贤王自然一口回绝,让左贤王拿出证据,并告诉左贤王已经发现悍马营纵马沿着怒河北上的马蹄印了。

但是左贤王油盐不进,笃定自己的悍马营已遭不测,要求右贤王负责。

关于证据,就是秦泽私下捡到的那块腰牌,至于其证据,左贤王自然拿不出来,所以左贤王便在那里胡搅蛮缠,要求按照惯例,宁可错杀,也不愿放过豹千军。

右贤王自然拒绝,两人为此吵了一个时辰,吵的剑拔弩张,热火朝天,甚至惊动了伊罕王,就差各自带着近卫火拼了。

最后在伊罕王的调节下,左贤王和右贤王各自退让一步。

左贤王不再要求立刻要明思远和蔺峰负责,毕竟自己也不相信同等数量的豹千军会吃掉他的精锐悍马营,所以他要求死罪可逃,活罪难免。

右贤王也见好就收,心中暗乐,嘴上却很不情愿的答应让豹千军提前一个月开拔,当做惩戒营,先行攻取三座浮桥中两座,为了表示诚意,左贤王可派出监视部队。

用右贤王的原话就是,“如果左贤王不放心的话,可以派出一支由忠心耿耿并且识路的亲信带队,人数与豹千军相当甚至更多的都可以,免得再次人丢了,又来找他右贤王要人。”

右贤王就差指着左贤王的鼻子说他悍马营的下属私自出逃,或者无能。

气的左贤王当场又炸了,伊罕王到说歹说的才劝住了左贤王。

最后左贤王表示盯着豹千军不用其他部队,就五百悍马营足矣。

最后右贤王再三要求左贤王保证不得干涉明思远作战行动,尤其对明思远可能利用俘虏补充兵力这事上,左贤王的悍马营务必不要从中作梗。

德克里特表示反对,除非左贤王拿出实打实的豹千军全歼悍马营的证据,否则不应该把豹千军当成惩戒营去送死。

但是不出意外,德克里特的反对无效。

最后在德克里特的强烈要求下左贤王送回了秦泽的尸体。

……

这发生的一切都是德克里特连夜来告诉明思远的。

“公子这么晚还来相告,是不是事出紧急?”明思远心中对这位有着野心,又求贤若渴的德克里特的好感又增加了几分。

“嗯,明天一早,你们就要出发,而且只能携带十天的食物,唉……”德克里特懊恼的砸着明思远支撑大帐的胳膊粗细的柱子,“可惜我反对无效,人轻言微,我能做的只是早点来告诉你们早做准备,唉……”

“这就足够了,谢谢殿下半夜前来相告,这就已经足了。”明思远心中确实有一丝感动。

“嗯,前途漫漫,路上一定要小心,尤其要防止那五百悍马营。”德克里特看样子很担心明思远和蔺峰的安危。

德克里特还很羡慕明思远和蔺峰的友情,非常向往的说道,“如果你们能安全回来的话,我真心希望能和你还有蔺公子咱们三人结拜为异姓兄弟!”

“这是我的玉佩,上面有我的名字,见牌如见面,万一补给不足了,可以就近寻得东撒克逊族的人要求就地补充!”德克里特犹豫了一下,但还是将他腰间的玉佩交给了明思远,“我曾经负责联络东撒克逊族,所以他们认得我的玉牌。”

这是个好东西,明思远心中暗喜,这玩意还真能用得上大排场。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谢谢殿下厚爱!”

明思远生怕德克里特反悔,一把接过玉佩。

德克里特这算盘打的好,倘若能拉拢明思远和蔺峰为己用,这年龄相仿,能力超群,以后成了自己的亲信,在继承王位等大事上绝对有助力。

一块玉佩,一个称号,算什么?

只要能抓住明思远和蔺峰的心,让他们忠心耿耿,日后成为他的左臂右膀,别说漠北之地了,就是南边的炎月帝国都不在话下。

这不仅是他的看法,还是右贤王以及他老师的看法。

“好,那你还有什么要求没,比如战马,武器缺不缺?”德克里特关切的问道,“尽管说,我尽量替你解决。”

“嗯,好,那我就不客气了,我麾下心来的那一队东撒克逊骑兵,自认为高我们一等,在豹千军耀武扬威,不受管束,而且财大气粗,每人三匹战马。”

“而我本部八百人,还不够人均两匹马,这长途突袭,还需要多几匹马接力,还望殿下能匀出一些战马。”明思远也不客气。

“你还缺多少匹马?”

“嗯,之前右贤王赏赐了三百匹马,扣除老弱病残的老马,现在缺口大约六百匹战马……”明思远对豹千军的装备如数家珍,“另外箭矢比较缺,其他的就算了。”隕落星眸翱翔海底。

這件出自星月宗的器物,徹底淪為了運載的船只。在柳鶯的駕馭下,搜尋著散落各方的試煉者。

不論對方,屬于什么宗派勢力,一旦被感知,就會被柳鶯邀上。

云水宗,古荒宗,血神教,還有穢靈宗的修行者,如今都在隕落星眸上方。

原始形態,要比現在大十來倍的隕落星眸,在海底沒那么巨大化。

僅僅二十米長,五六米寬。

站在隕落星眸上,如乘著海底游船的那些試煉者,被蒙蒙星耀光幕裹著,不必擔心海水的滲透,不需要自行......

就在驰抵庄门的一霎间,它悲嘶年来最狠毒的角色,江湖中人瞧

  丁染向四周看了几眼,“吴妍不是在等我吗?她人在哪?”

  冯宸对丁染“直呼其名”的做法感觉有些意外,不过他也没说什么。

  “主公和港督关系很好,现在应该在港督办公室,咱们直接去就行了。”

  说线一扫,就看到形形色色的各方宗派修行者,散落在传送阵附近。

那些人,听闻孔半壁喊出的“虞渊”两字后,群情激奋。

“听说坐落于外域星河的剑狱,内部所禁的邪魔巨枭,都被他释放了。众多邪魔,如今聚涌在荒神大泽,对浩漭天......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到底谁中计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极道武圣

寄秋

极道武圣

罗晓

极道武圣

腾跃

极道武圣

关关公子

极道武圣

婔姿珏然

极道武圣

今年